随着以“数据”为重心的监管改革加速展开,中国科技企业粗放生长的黄金时代或将终结。存在哪些法律隐患和严重后果值得企业关注?哪些企业将受影响?靳海莲报道

创立以来成绩斐然的中国大型科技企业正得到规管,对这些企业麾下管理的或者管理失败的数据,中国正加强控制。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滴滴出行。还记得它在 2015 年发布的政府各部委移动出行的揭秘报告吗?最初,该报告是一项滴滴与新华社合作的宣传行动。不过,当一家拥有近四亿活跃用户的公司决定在海外上市时,这类数据的提取就成为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在美国上市后,滴滴受到中国网信办审查,并被勒令停止新用户注册。网信办以滴滴存在 “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 为由。下架了该公司旗下 25 个应用程序。

鉴于这些行动,彭博社近期报道,该公司或面临巨额罚款,以及退市或撤回上市的处罚。

目前还不能确定具体是何种原因触发了对滴滴的调查,但可以肯定的是,更严格的监管针对的是那些到目前为止几乎享有无限运营自由的企业。

在反垄断和数据合规方面,近期针对知名互联网平台企业一系列自上而下的立法和行政方面行动的快速进展,正令市场动荡难安。

7月10日发布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规定,“掌握超过 100 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这一规定或意味着,每一个略有名气的市场参与者均将落入审查范围。

该重磅文件发布后,一些中国科技企业搁置了它们备受关注的在美上市计划,其中包括小红书、喜马拉雅和Keep。与此同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暴跌,其中一些的股价几近腰斩。

情势变化看似剧烈,在专业人士看来,这一切都不是凭空发生的。

大成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高级合伙人邓志松指出,事实上,早在去年 11 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下称 “总局”) 已开始部署针对互联网公司的反垄断行动,即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下称《指南》) 草案了进行了高调咨询,这一关键文件为之后的一些执法案件提供了源动力。

该指南于今年 2 月正式出台,将当前监管行动的重点定位为特定类型的科技企业——平台运营商。中伦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合伙人李瑞提示,目前监管的对象应当是互联网平台企业,而非广义的科技企业。

不少人认为,中国政府正在 “打压” 科技企业。恰恰相反,中国现在实际上真正在做的,是借助它正在完备的法律武器库,在科技行业的反垄断治理方面追赶世界,只不过,它走的是一条更为激进的路线。

“对科技巨头及其社会、经济、政治影响的关注,已经成为一种全球现象,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正在做一些其他政府想做但可能做不到的事情,” 投资咨询机构 Aletheia Capital 的中国策略分析师陈昌华说。

企业务必加速合规进程,与时俱进。不过,随着不确定性的降低,一个正在提升的反垄断监管环境势将有利于行业的整体发展。

填补VIE监管漏洞在大部分法域,企业完成在重大投资和并购项目前,按照惯例都需要向监管部门申报、审查,并取得许可。

周照峰,-斐石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北京

然而,在去年之前,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并购和设立合资行为完全不进行反垄断申报。 “这 是不合法的”, 斐石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管理合伙人周照峰指出,“从来没有哪个行业可以像互联网企业这样完全忽视反垄断申报义务的。”

20 年前,由于中国对特定行业限制外国投资,相关企业通过资本市场筹集资金的可选项非常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新浪在世纪之初颇具创造性地设计出 VIE 架构,开启了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新时代,并带来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快速繁荣。而中国的监管机构直到去年,都没有直接、正面承认或否认这一为规避中国法律而生的架构,这就令相关企业的投资并购行为落在了监管的暧昧甚至真空地带。

“考虑到中国互联网科技行业发展稍晚于欧美等国,中国一直秉承着包容审慎监管的态度,鼓励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发展,” 天元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管理合伙人黄伟说。

而随着科技的发展,相应地也出现了资本雄厚、体量大、市场影响力强的互联网科技企业,不仅涉足互联网、民生领域,也涉足金融等领域。 “如不实现有效的反垄断监管,可能会带来一系列损害消费者福利、竞争失序、金融市场安全的问题,” 黄伟说。

黄伟,-天元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北京

从这个意义上看,对 VIE 架构企业的监管势在必行。去年 7 月,上海明察哲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环胜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新设合营企业的交易,获得总局无条件批准,这也是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历史上首起无条件批准的涉及 VIE 结构的经营者集中案件。

“一个很清楚的信号是,VIE 架构不再是经营者集中审查的灰色地带了,” 该交易的牵头合伙人之一、中伦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合伙人余昕刚说。这一规则也在前述《指南》中得到政策层面的明确。

邓志松指出,《指南》出台后,连同去年 12 月国家市场监督总局首次对涉 VIE 结构未依法申报的阿里巴巴等三家企业的处罚,截至目前,总局针对互联网企业开出的未依法申报罚单已有 44 宗。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please subscribe today.

你需要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欢迎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