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违反反腐败合规义务导致合同解除

0
65
Compliance breach and loss of contract- Be on guard, 企业违反反腐败合规义务导致合同解除

申请人是一家中国内地医疗设备销售公司,被申请人是一家在上海自贸区内经营医疗器械的外商投资企业,其母公司位于美国。双方于2018年签订了系争《经销协议》,约定申请人作为被申请人的经销商,在特定区域内负责销售被申请人的产品,授权期限为两年。协议约定了申请人的合规义务,主要包括:

(1)遵守反腐败反商业贿赂相关的法律法规;

(2)遵守与开支透明相关法律法规;

(3)遵守被申请人自行制定的准则,其中包括了申请人需遵守全部适用的反腐败法律(如美国《反海外腐败法案》)并与政府官员恰当交往的内容。在申请人违反上述合规义务的情形下,根据协议约定,被申请人有权解除《经销协议》,且申请人无需就合同解除的后果向申请人承担任何责任。

2019年8月,被申请人内部审计人员前往申请人处开展合规审计。在此过程中,该审计人员认为申请人存在给予医务人员好处、财务造假等违反合规义务的情况。2019年10月,被申请人以申请人违反合规义务为由向申请人发出解除《经销协议》的通知。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系违约行使解除权,申请人库存商品无法按预期出售,申请人从而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故申请人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进行赔偿。

争议焦点分析

仲裁庭认为本案存在两个争议焦点:

(1)被申请人是否有权解除《经销协议》;

(2)被申请人是否应当就其解除《经销协议》的行为承担责任。

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首先,《经销协议》对申请人的合规义务及约定解除权的行使有详尽、清晰的描述。即使该等合规义务是被申请人自行制定的准则和格式条款,但被申请人在订约时也对申请人进行过充分披露,相关内容已经转化为了双方合意的一部分,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其次,关于被申请人行使约定解除权的条件是否成就,即申请人是否违反合规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十条的规定,仲裁庭认为虽然仅以被申请人审计人员的证言和该审计人员制作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申请人给予医务人员好处,但被申请人还提供了申请人账务处理中使用的假出租车发票和大量虚开发票入账的证据。结合医药行业的实际情况,仲裁庭认为已经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能够证明申请人违反合同约定的开支透明合规义务。

其三,仲裁庭认为申请人的不合规行为已经影响合同目的的实现,申请人的行为潜在而言可能给被申请人带来显著的经营风险,因此被申请人解除合同满足法定条件。综上,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有权解除《经销协议》。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仲裁庭注意到《经销协议》约定了合同解除的后果,即被申请人无需向申请人承担任何责任,而申请人所主张的库存商品难以出售的损失均由《经销协议》的解除所导致。因此,仲裁庭无法支持申请人的请求。

基于上述分析,仲裁庭认定被申请人有权根据合同约定解除《经销协议》,驳回申请人全部仲裁请求仲裁费由申请人自行承担。

本案涉及的是合同约定解除权行使问题,若满足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当事人可以根据合同约定依法解除合同。虽然申请人代理人曾尝试抗辩合规条款为格式条款,但申请人违反合规义务是被申请人约定解除权的行权条件,这一点在合同中是较为明确的。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仲裁庭将虚开发票、假出租车发票入账都认定为足以影响到合同目的实现的对合规义务的不履行,从而使被申请人行使解除权的条件成就。

仲裁庭在对合同目的予以考量时,不可忽视的因素是本案涉及到药品销售这一特殊领域,被申请人提供的卫健委等部门出台的文件、中国逐步建立的医药购销领域腐败不良记录制度和相关处罚案例,都说明申请人的不合规行为可能导致被申请人面临显著的经营风险。

此外,被申请人身为在华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与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相关联,受到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约束;如果被申请人的经销商实施腐败行为,可能还会导致自身及其关联公司在美国遭受巨额处罚。综合上述因素,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的合规风险相较于一般行业是更大的,因此在理解和解释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时,也应当适用较之其他行业更为严格的标准,对不合规的一方克以更重的责任。

对于商事主体而言,根据所处行业的不同,应对法律法规、行业规范都进行详尽的了解,在签订合同时可以将特殊的合规要求通过谈判纳入到合同中,以降低自身的经营风险。对于生产商而言,针对特定行业合规或监管要求而自行制定的交易准则,可以通过对分销商进行培训的方式进一步予以说明,在实际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也需要由企业的合规官或是第三方机构对对方的合规情况进行跟踪评估调查,如果涉及到对外投资,还需要对投资当地和母国的法规都有所把握。例如本案中的被申请人通过合同约定的方式将其自行制定的准则、美国《反海外腐败法案》都转化为了适用于双方的约定,且足够详尽、清晰,可以说是被申请人在对方未履行合规义务的情况下能够顺利解除合同且不必负担任何赔偿责任的基础。

经销商同样需要掌握所处行业的法律法规,同时应尽可能对厂商的背景有深入的了解,在签订合同和实际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不应当忽视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的合规义务。虽然它不是经销商在合同项下最主要的义务而是附随义务,但在一定条件下,如本案中,合规义务的不履行直接导致了合同的解除,给企业造成了难以挽回的经济和商誉损失,甚至有可能招致行政或刑事责任,值得企业予以充分警醒和高度重视。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案件管理一部部长宋茹祎、资深案件管理秘书章信子。实习生魏霖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