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仲裁员:困境中的援手

0
78
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
Whatsapp
Telegram
Copy link

商事经济主体卷入纠纷时,往往采取特定手段迅速转移、隐匿涉案财物或毁损涉案证据,从而减少纠纷中自身的利益损失。在国际仲裁程序中,由于仲裁庭的组成时间较长,当事人需要承担组庭前财产转移、毁灭证据等风险,因此,为了应对”紧急到无法等待仲裁庭组成而亟需作出的临时或保全措施“的需求,紧急仲裁员制度应运而生,为当事人在仲裁庭组成前提供一种临时救济程序。

国际商会(ICC)仲裁院于2012年引入紧急仲裁员机制,但这并非是ICC首次在仲裁前开展临时措施的尝试。早在1990年ICC即创设了“仲裁前公断程序”,成为解决组庭前临时措施问题最早的制度尝试。仲裁前公断程序是ICC“紧急仲裁员”规定的雏形,但两者在适用方式上存在根本性不同,仲裁前公断程序采取“明示合意接受” ,而紧急仲裁员规定采取“明示合意排除”适用。适用方式的不同是前者没有得到广泛采用,而后者获得巨大成功的根本原因。值得一提的是,《国际商会仲裁前公断程序规则》目前仍然有效。

根据现行有效的2021版ICC《仲裁规则》(下称“ICC规则”),在第29条和附录五“紧急仲裁员规则”中对紧急仲裁员程序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为何选择紧急仲裁员?

Donna Huang
黄志瑾

尽管紧急仲裁员裁令在各国法院的可执行性仍难形成统一实践,但由于紧急仲裁员有较强的意思自治、保密性、高效性和公正性,该机制在过去30多年的实践中愈发显现生命力。

实践表明,紧急仲裁员裁令的可执行性并非仅体现在法院的承认和执行。一方面,仲裁规则规定了裁令对当事人的约束力;另一方面,不遵守方也将承担着仲裁庭针对其违反行为作不利推断的潜在风险。截至2018年4月,在ICC作出的23个允许紧急措施申请的裁令中,只有三个裁令存在未被当事人自愿遵守的情况。

紧急仲裁员机制在促进当事人和解方面也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通过紧急仲裁员对申请人仲裁请求是否有合理胜诉的可能性等实体内容审查,使得当事人在早期建立起对仲裁裁决的预期和对自身立场的调整。截至2018年4月,在ICC受理的80份紧急措施申请中,有25个案件在仲裁庭最终裁决作出前达成和解,和解率达到了31%。

如何申请?

当事人需要在提交申请前尽快告知秘书处,以便秘书处提前调配时间来加急处理申请。申请需通过邮件发送至emergencyarbitrator@iccwbo.org,该邮箱仅用于提交紧急措施的申请。有关适用ICC规则和紧急仲裁员规定的一般问题,需联系具体案件管理团队或arb@iccwbo.org

申请没有固定格式和模板,应以仲裁协议规定的仲裁语言作出;若未规定仲裁语言,则以仲裁协议本身的语言做出,需要包含如下信息:

  1. 各方当事人基本情况,包括全名、描述、地址和联系方式
  2. 因何种情况提出申请以及提交仲裁或将要提交仲裁的基础争议的说明
  3. 所寻求的紧急措施的说明
  4. 无法等待组庭而必须申请紧急措施的原因
  5. 有效仲裁协议
  6. 付款证明

时长与效力

Vera He
贺薇蓉

若仲裁院认定申请适用紧急仲裁员规定,主席通常在秘书处收到申请起两个自然日内任命紧急仲裁员,紧急仲裁员在接收案件材料之日起两日内作出程序时间表,并在15日内做出裁令。此外,申请人必须在提起紧急仲裁员申请之前或提交申请当日起10日内提出仲裁申请,否则紧急仲裁程序将停止。

在仲裁院的实践中,紧急仲裁员做出裁令的平均时长为16天。

除非当事人约定排除适用紧急仲裁员,否则即视为当事人承诺遵守紧急仲裁员所做出的任何裁令。紧急仲裁员还可以要求当事人提供适当的担保。

但即使适用紧急仲裁员规定,当事人仍然有权随时向有管辖权的司法机关申请采取紧急措施。对于紧急仲裁员裁令中认定的任何问题、事宜或争议,该裁令对随后组成的仲裁庭不具有约束力。仲裁庭可以修改、终止或撤销紧急仲裁员所做出的裁令。

适用标准和实际运用

在秘书处收到申请后,仲裁院主席将从以下几点考虑该请求是否适用紧急仲裁员规定:

  • 当事人是仲裁协议的签字人或协议受让人,且该仲裁协议是提出请求所依据的仲裁协议
  • 仲裁协议于2012年1月1日后订立
  • 当事人没有约定排除适用紧急仲裁员规定
  • 请求所依据的仲裁协议不来源于国际条约

在2012年至2022年ICC收到的212份申请中,主席仅在非常少的情形下(六份申请中)决定不予适用。主席决定适用后,将由紧急仲裁员来决定申请的管辖权和可受理性,后者包含对紧急性的审查,来确认当事人是否需要不待组成仲裁庭而采取紧急措施。

尽管紧急仲裁员制度受到了国际仲裁机构的广泛引入,但该机制是为特殊、紧急的案件情况设置,对“紧急”的判断需要十分谨慎,所以最终通过该机制获得紧急措施的情形也相对较少。在前述所说的80件紧急措施申请中,仅有23件申请得到了紧急仲裁员的部分或全部许可,紧急措施许可率为29%。截止2022年所收到的所有紧急仲裁员申请中,仲裁员驳回了51%的申请,认为并不达到构成许可紧急措施的程度。

同时,国际仲裁领域对紧急仲裁员的管辖权问题、可受理性和紧急性并没有实质性的规定和指引。在2019年4月国际商会发布的《紧急仲裁员程序报告》中统计,在80起申请中:

  • 有50%的案件考虑了若不许可救济是否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 有38%的案件考虑了实体争议成功的可能性;
  • 有20%的案件考虑了不许可紧急措施的损失将远高于许可紧急措施可能产生的损失;
  • 有15%的案件考虑了若不许可救济,争议是否有进一步加剧的风险;
  • 还有24%的案件没有考虑实体争议。

由此可见,紧急仲裁员对许可临时措施的考虑各有不同,尚未形成统一的实践和标准。但可以确定的是,“紧急”是一个非常高的标准。仲裁员对于紧急程度的判断是极严格的,需要符合“紧急到无法等待仲裁庭组成”这一程度。

实践经验与展望

紧急仲裁员制度的纳入对仲裁机构的反应速度和任命仲裁员的速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尽管依据ICC规则第三条,紧急仲裁员任命期限并不包含公共假日或非工作日,在实践中,秘书处通常会在节假日或非工作日时处理紧急措施申请,以更快地响应当事人的紧急需求。

紧急仲裁员制度高效率的实现也亟待当事人的主动配合。申请人往往会采用“突然袭击”的策略,例如在节假日前或周五下班后提交申请,使得被申请人在应对申请时“猝不及防”。但这也导致仲裁机构在处理申请时“措手不及”并难以在非工作时间内任命合适的紧急仲裁员。因此,提前告知秘书处即将提交的紧急申请对后续程序的高效、合理推进至关重要。

除了香港、新加坡、新西兰明确规定了紧急仲裁员裁令的可执行性,目前关于各国/地区法院是否有权强制执行紧急仲裁员裁令的判例仍在积累当中。如何更好地衔接法院与仲裁机构在紧急措施中的互动合作,为商事主体提供更友好、值得信赖的国际仲裁生存环境,是打造优选仲裁地的考量之一。

作为国际仲裁程序中对当事人给予紧急措施的“援手”,紧急仲裁员程序自创设至今已展现了旺盛的生命力。如何提高紧急仲裁员程序的可预测性和可执行性,进一步完善程序规定以更好地满足用户需要,也是仲裁机构共同面对的使命和课题。


国际商会争议解决北亚地区主任黄志瑾、副主任贺薇蓉。黄志瑾兼任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

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
Whatsapp
Telegram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