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遭受诸多不利因素冲击,置企业法务于困局正中。与此同时,他们的合规工作和服务也跃升成为企业求生致胜的法宝。程新报道

入2022年的后半程,中国企业渡过新冠暴发以来国内最严重的疫情反扑后,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迎来全面复工复产。但危机尚未解除,地缘政治冲突陡然升级,监管压力居高不下,全球供应链亦仍受到重重阻滞。

另一方面,不尽明朗的局势对企业法务部门和团队而言,未尝不是一次宝贵的试炼,考验法务工作对于企业乃至整个经济发展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

供应链受挑战

雷诺CEO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近日称,困扰汽车行业的供应链短缺问题不会很快得到缓解。事实上,汽车行业远非当前供应链危机的唯一受害者。

过去几年,一系列错综交杂、迭代升级的不利因素叠加而成的一场完美风暴,动摇了全球经济赖以平衡的供应链。这场困境亦导致铝、钯和镍出现供应短缺,甚或价格上涨,而这些金属都是汽车和半导体行业至关重要的原材料。

同时,港口过度拥挤和物流成本的飙升困扰着运输和航运界。世界货柜指数(WCI)显示,2020年4月至2021年9月期间,海运费率上涨七倍左右。

“今年以来,持续的新冠疫情、俄乌战争、美中博弈导致的供应链风险加剧,形成全球经济下行等多种不利因素交杂”,富士康工业富联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解辰阳说。该公司是总部位于深圳的智能制造及工业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

上半年,面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多点开花”的严峻考验,中国坚持“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上海亦经历长达两个月的严密封控,这导致全国各地的制造业厂商或多或少经历了停产或产能下降。

此外,俄乌战争于今年二月打响,至今战火未消,美国和欧盟领衔对俄实施了一系列经济制裁——这对已经十分紧张的国际局势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特别在中美贸易战已经拉锯至第五个年头的背景下。从事国际贸易的前沿国家接踵卷入地缘政治纠纷,对原材料、食品和电子产品的全球供应均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国际供应链风险、各国强制合规要求的冲击、美国的通胀因素、国内经济上行速度的放缓等,都对新时代企业法务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解辰阳总结。

那么,企业法务部门和内部律师在此次宏观危局中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

全球领先的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奥托立夫的中国区法务总经理黄亦认为,法务与外部律师不同,不能仅把目光聚焦于法律问题。“我们除了看合同条款的约定外,还要帮助供应链部门和销售部门制定策略,在当中搭起一个桥梁,”她说。

汽车是受到供应链震荡冲击最为严重的产业之一,其中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其漫长、涉及多法域的工业流程。从原材料的供应、设计与工程制造,到经销商完成销售,当中看似微小的任何一步受到阻碍,都可能迫使整个后续流程紧急刹车。今年4月,疫情影响下的上海录得罕见的零汽车销量,因为经销商全部处于歇业状态。

解辰阳、富士康工业富联

“发生问题时,上游供应商往往会声称是由于不可抗力,希望我们可以免除他们的一些责任,”黄亦说,“从前,管理供应链是供应链团队的主要工作,较少反映到法务团队,但这两年明显感觉到此类问题在变多。”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subscribersubscriber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please subscribesubscribesubscribesubscribe today.

For group subscribers, please click here to access.
Interested in group subscription? Please contact us.

你需要登录去解锁本文内容。欢迎注册账号。如果想阅读月刊所有文章,欢迎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

已有集团订阅,可点击此处继续浏览。
如对集团订阅感兴趣,请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