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疫情、自然灾害和战争对许多政府金库的消耗,本文将从百慕大的角度探讨与私人财富部门最相关的国际税收的发展情况。

全球跨国税收

国际上最重要的税收改革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协定。该协定确保世界上最大和最赚钱的跨国企业享受最低15%的税率。经过数年密集谈判,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制度于2021年底敲定,旨在打击数字化和全球化世界中的避税行为。该多边协议定于今年由136个司法管辖区签署,占全球GDP90%以上,包括所有经合组织和G20成员,并将于 2023 年生效和实施。

经合组织的这一举措能有效地将来自全球约100家领先跨国公司的超过1250亿美元利润重新分配给世界各国,确保它们就全球收入超过7.5亿欧元(7.88 亿美元)的部分,向其经营和赚取利润的地方缴纳公平份额的税款。具体做法则是通过将跨国公司的税收权力从其本国重新分配到它们经营和赚取利润的市场,无论它们在这些市场是否有实体存在。

收回疫情成本

为了帮助支付应对全球疫情的巨额成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各国政府考虑对富人的收入和财富征收更高的税,至少是暂时性的,尤其是对财产、资本收益和继承所得征税。

另一方面,包括百慕大在内的许多政府似乎也注意到,在某些经济部门受到严重抑制时征收新税或更高的税可能对其经济产生潜在不利影响。在百慕大,与旅游业或零售业相比,疫情对金融服务业的财务影响要小得多。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百慕大经济将在 2022 年底反弹至 2019 年的水平。

百慕大的刺激措施

从百慕大看全球税收举措
Ashley Fife
Carey Olsen Bermuda顾问、 信托和遗产从业者协会百慕大分会主席
电话: +1 441 542 4514
电子邮件: ashley.fife@careyolsen.com

许多政府正在仔细评估刺激措施的持续成功和对救济措施的需求,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可能需要通过新的或更高的税收来补充收入。许多司法管辖区并没有专注于引入新的和更高的税收,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采取措施来刺激经济,并向受影响最大的部门和个人提供临时救济措施。

幸运地是,百慕大在危机期间采取的多项举措能够吸引人流,从而带来政府费用、关税和其他收入。例如,百慕大引入了“数字游牧签证”,使人们能够为百慕大以外的雇主远程工作一年,并有可能续约。

与此同时,百慕大的经济投资证书允许任何进行250万美元前期“合格投资”(包括房地产以及向百慕大注册慈善机构捐款)的人在百慕大居住和就业五年。它还使该证书持有人的配偶或受抚养人在此期间可以在百慕大居住。此外,证书持有人还可以在到期时申请居留证,确保持有人、配偶和受抚养人在百慕大无限期居留。

虽然政府略微提高了房地产印花税和工资税,但百慕大也为某些企业提供了工资税减免措施,降低了交通基础设施税以减轻旅游业面临的压力,并使个人能够在退休前从某些受监管的养老金计划中获得一些资金。

财富税

疫情期间,超高净值人群财富大幅增加,加剧了贫富差距。这种将巨额资本集中在极少数人身上的做法甚至让人质疑资本主义是否有效运作,并可能导致社会各部门准备支持某种形式的财富税或其他形式的“罗宾汉”税收。

财富税是有争议的、不寻常的,并且可能有多种形式。人们对其最终效率的看法也各不相同。 2018 年经合组织的一份题为《财富税在经合组织中的作用和设计》的报告承认,财富税可能会损害冒险精神和创业精神。英国财政研究所于 2011 年发表的《米尔利斯评论》以实际困难和糟糕的国际经验为由拒绝征收财富税,并指出:“财富税管理成本高昂,可能带来的收入很少,而且运作不公平且效率低下。”

一次性财富税和持续性财富税之间也存在重大区别。高净值人士可能难以通过计划来避免意料之外的财富,而且这种财富也不太可能改变他们的行为——尤其是在“资助适当的事业”这一理由被广泛接受时,而且政府声称税收是一次性的也被认为是可信的。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一次性”或“临时”税收被引入的历史——政府随后为收入所诱,不愿放弃它们。

另一方面,持续性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人力和资本逃离管辖区或进行重组以试图避税。 一些国家曾引入持续性财富税,但由于未能获得预期收益、高昂的征收成本以及意想不到的不利经济后果,最终予以废除。例如,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表示,2018年部分废除法国财富税,是旨在吸引更多外国投资的改革的一部分。

寻找最合适的税收

税收制度也在发展,以满足特定经济体和资源的需求。我们需要记住,任何性质的“全球”税收都会对司法管辖区产生不同的影响。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财富所有者纳税义务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随着世界变得更加相互关联和依赖,对财富负责任管理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包括企业运营方式以及高净值人士如何投资以解决社会、环境和其他问题。从历史上看,这些问题可能被认为是政府的责任。

具有慈善承诺的财富所有者也可能有助于满足社会需求。然而,非选举产生的个人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发挥这一作用,而不是通过支付更高的税收让政府去发挥其职能?

世界见证了税法和报告要求的变化,这些变化可以追溯到疫情之前的几年,而且正在影响已建立的继承结构。例如,实益所有权登记表明正在朝着更高的透明度迈进,以确保对资产征税。

政府对税收采取的方法至关重要。首先,他们需要承认财富所有者作为企业主对其经济做出的贡献——因此,创建一个可预测且不会阻碍经济活动的税收体系非常重要。政府应努力建立尽可能被广泛认为简单、公平和确定的税收制度。

政府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包括:正在征收哪些类型的税,以及缴纳大部分税款的人口统计数据是什么?每种税收产生多少收入?特定税种的实施、报告和征收过程的效率如何?

简单地提高总体税率可能不会被广泛认为是公平的。在确定什么构成了公平的税收制度时,也许应该区分劳动收入和被动收入。当一个靠被动收入(可能来自于他们不负责创造的财富)为生的人缴纳的税款显著减少时,对于那些努力工作以谋生的人来说,以较高的总体税率对他们的收入征税是否公平?

政府的重要问题可能包括:税收应该是一次性的还是持续性的,是否应该只适用于某些资产,应该只适用于超级富豪,还是应该适用于较低水平的财富所有者?例如,西班牙、法国、挪威和哥伦比亚的财富税起征点似乎低得惊人,可能会涵盖许多可能被视为中产阶级和超高净值人士的群体。

政府还需要注意,引入额外税收可能会出现双重征税的风险。此外,此类税收可能不太会被广泛认为是公平或可靠的。

百慕大似乎没有讨论或计划引入任何形式的财富税。


作者感谢 Meritus Trust Company 联席董事总经理 Gina Pereira 对本文的宝贵意见

guernseyCAREY OLSEN
Rosebank Centre
5/F, 11 Bermudiana Road
Pembroke HM 08
Bermuda
电话: +1 441 542 4500
电子邮件: bermuda@careyolsen.com

www.careyolsen.com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