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执行人(仲裁案件申请人)D公司系一家中国企业,被执行人(仲裁案件第一被申请人)V公司系一家注册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企业。D公司、V公司签署了一系列汽车零部件生产、出口和采购协议,约定D公司根据V公司发出的订单进行生产,并委托仲裁案件第二被申请人中国S公司办理报关等出口手续,最终用于向美国克莱斯勒公司供货。此外,D公司和V公司还签署了相关的模具研发合同。上述协议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均为提交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解决。

后因V公司未能支付相关协议项下的货款和模具制造费,D公司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申请,要求V公司支付款项并赔偿损失,并要求S公司支付扣押的货款。V公司认为D公司供应的货物持续涨价,最终目的是迫使V公司退出与克莱斯勒公司的合作,而让D公司取而代之成为克莱斯勒公司的第一供应商,故D公司主张的款项已经通过其直接和克莱斯勒公司之间的利润来实现,不应向V公司另行主张,否则将构成“重复救济”。S公司则认为其作为办理报关手续的中介机构,其合同项下的义务已经履行完毕,也未扣留任何货款,故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仲裁庭经审理后作出裁决,支持了D公司的部分仲裁请求,裁决V公司向D公司支付欠付货款和模具制造费共计人民币5600余万元,并由V公司承担仲裁费用,但未支持D公司针对S公司的仲裁请求。

裁决生效后,因V公司未能执行裁决,D公司遂依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示范法》(下称《示范法》), 向安大略省高等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该仲裁裁决。根据安大略省《1990年国际仲裁法》,《示范法》适用于安大略省,而因《示范法》已就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作出了规定,安大略省法院在处理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件时,将直接根据《示范法》而非《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进行审查。

V公司则请求法院拒绝承认和执行此裁决,其理由包括:(1)因其在仲裁程序中未能被给予充分的机会就“重复救济”这一观点进行陈述,仲裁程序存在《示范法》第36条第(1)款第(a)条第(ii)项规定的被执行人“未能陈述案件”的情形;(2)承认和执行该仲裁裁决,会导致出现《示范法》第36条第(1)款第(b)条第(ii)项规定的违法执行地的公共政策;(3)因仲裁裁决涉及模具费用,而该部分争议并不包括在当事人的仲裁协议范围内。

加拿大法院意见

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在确认了D公司已经根据《示范法》第35条第(2)款的规定提交了申请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相关文书后,就V公司的抗辩作出如下认定:

关于V公司是否未能陈述案件

法院认为,V公司在仲裁程序中有完整的权利和机会就D公司存在“重复救济”提出抗辩,没有证据显示V公司的此项权利与机会在仲裁程序中被剥夺。因此,V公司所谓的未能陈述案件抗辩主张不能成立。

关于裁决是否违反公共政策

法院认为,只有在执行裁决会造成危害执行国根本利益的实质性后果的情况下,才能运用公共政策原则,且只限于对有关国家法律程序、最起码的道德标准或对基本公平原则等事项。本案中,仲裁案件的仲裁程序并未违反执行地国的公共政策,仲裁庭亦无其他任何行为不端;至于仲裁庭或是认为V公司的“重复救济”抗辩与本案无关,或是认为“V公司应当承担继续履行的违约责任”已经是较为妥善的解决方案而未对“重复救济”抗辩做详尽分析,属于仲裁庭的自由裁量权范围,并不构成对执行地公共政策的违反。

关于模具费主张是否属于审理范围

法院认为,仲裁庭在裁决书中对其审理范围进行了说明,确认了涉及模具生产及费用方面的争议属于相关当事人签订的、载有仲裁条款的协议项下,而V公司在仲裁程序中对仲裁庭的管辖权未提出异议,且未能根据《示范法》第36条第(1)款第(a)条第(ii)项的规定,在本案中提出证据证明涉案的仲裁协议在仲裁地法(中国法)下无效。因此,关于模具费的赔偿事宜属于当事人仲裁协议范围内的争议。

综上,法院认为根据《示范法》和安大略省《1990年国际仲裁法》,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裁决应当得到承认和执行。

简要评析

本案是一起中国仲裁机构管理案件的裁决在境外法院得到承认和执行的典型案例。相比境外仲裁裁决在中国的承认和执行,对于中国仲裁裁决在境外的承认和执行问题,理论界和实务界研究并不多。事实上,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仲裁机构受理案件中,越来越多的境外主体成为仲裁案件的被申请人,作出的仲裁裁决有诸多涉及外方作为被执行人,而当生效裁决确定的负有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在中国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在国外的财产相对较多时,执行人只能选择向境外法院申请执行仲裁裁决,此时仲裁裁决将直面境外法院司法审查的挑战。因此,在中国境内作出的裁决能否得到外国法院的承认与执行,不仅关系到当事人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中国仲裁机构的水平和国际声誉。在这个意义上,以本案为代表的在境外成功执行中国仲裁裁决的案例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一方面,对中国仲裁机构而言,可以借助外国法院对《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条文的理解与适用,丰富仲裁机构和仲裁员在国际案件程序管理方面的经验,提升专业化和国际化程度。

另一方面,对中国企业而言,也应当对仲裁裁决在境外执行时可能产生的风险有充分的认识,将其作为仲裁法律程序全流程的一部分提前做好风险管理措施,并委托熟悉执行地法院诉讼程序和法律文化的专业律师代理执行裁决案件。


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研究信息部副部长徐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