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阵地

0
35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日益成熟,企业正在关注释放资产价值的新可能性,而无形资产的证券化拥有广阔前景。Sophia Luo报道

国早在2012年就重启了资产证券化业务,但近年来,数据资产证券化、绿色信贷证券化和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等新型金融产品,旨在针对性地解决特定领域的融资问题,正与中国的发展道路并行,为市场带来全新的机遇与挑战,大成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高级合伙人王立宏说。

数据资产证券化

天元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合伙人李明玥强调,数据要素市场毋庸置疑已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而《数据安全法》于9月1日正式实施,再次确认了国家对数据生态建设的重视,无疑会进一步提升市场对数据资产交易(包括证券化)的兴趣。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驻上海的合伙人秦茂宪说,如美国资产证券化市场中车贷、房贷、学生贷款、信用卡、资产支持商业票据(ABCP)对应的应收账款均为分散型债权且有较长年份的历史记录,依据大数法则已形成“比较稳定、有规律性”的“统计特征”,属于典型的“数据资产”。

区块链在知识产权的运用也可形成“数字签名”记录,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对于不动产和基础设施项目“物流、信息流和现金流”的跟踪也可形成“数据链”。

“债权资产、收益权资产和不动产资产三大类型证券化资产,皆可以映射为数据资产,且通过嵌入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能够更高效地进行份额化交易与流转,”秦茂宪说。

“未来,数据资产将成为大类基础资产类型,其链接的是多个以往类型的基础资产并进行组合优化。”

李明玥指出,在现有业务场景中,数据资产的实际作用仍然局限于工具层面,而“数据资产证券化”本质在于以数据资产或数据资产相关权益的证券化,其基础资产或底层资产应为数据资产本身。“因此可以说,到目前为止,真正意义上的‘数据资产证券化’业务尚未破冰,”她强调。

究其原因,秦茂宪解释说,数据资产非实体性、依托性、多样性、可加工性、价值易变性的特质,导致数据资产证券化、数据信托等新业态需要突破重重难关,首要难点便在于数据资产定价难,此外,数据确权亦是世界级的难题。

李明玥说,最根本的核心问题在于底层资产如何满足证券化要求,即需要满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权属明确,可以产生独立、可预测的现金流且可特定化——哪些数据可入池、入池前如何完成从原始数据到可交易资产的资产化,数据资产如何估值、定价,如何确权及特定化。

但受限于有关数据资产权利界定、保护、交易的基础法律体系尚未建立,目前尚不存在成熟可供全面推广应用的解决方案。

尽管这些开创性章程制度的落地尚需时日,李明玥强调,大数据时代的降临势不可挡。“无论是互联网等新兴企业抑或传统企业,都亟需乘势而为,利用数据这一生产要素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创造更大的价值,”她说。

走向绿色

随着“碳中和、碳达峰”成为万众瞩目的时代愿景,近年来绿色金融也在资产证券化领域演绎得如火如荼。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驻香港的法律顾问黄巍指出,自中国2016年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发布了绿色金融的政策框架以来,绿色资产支持证券就成为国内绿色债券市场的关键驱动力。

受访的多位律师均相信,随着中国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一系列政府扶持政策的相继出台,将继续带动绿色资产支持证券市场的发展壮大。

不过,汇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及深圳办公室主任黄其柏强调,当前全面的绿色信贷项目核算体系尚未建立,绿色信息披露仍待强化,绿色标准亟需统一,迫切需要加快完善绿色信贷服务体系。

李明玥补充,信息披露不完善导致绿色投资需求的投资人不易确认绿色属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投资人的投资热情。

此外,相对较高的发行成本和监管风险、风险自留5%的要求,以及更严格的回笼资金投向限制,也导致相关主体开展绿色信贷证券化动力不足。

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

“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是一种新的知识产权开发模式与资产证券化这种金融创新工具的有机结合,”中伦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权益合伙人刘柏荣说,“既能更好地解决高新技术企业融资难问题,也为市场参与者投资新兴技术提供新的路径。”

中伦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权益合伙人路竞祎强调,知识产权证券化持续获得政策加持。今年9月3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贸易投资便利化改革创新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提出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落地试点。

黄其柏指出,目前基本上所有知识产权支持证券采用的模式皆是以知识产权资产质押,通过租赁、小贷、保理等方式构建债权,从而形成稳定、可预期、可特定化的现金流。“未来我更期待有以专利等知识产权许可合同债权为基础资产的真正的知识产权支持证券问世,”他说。

通商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合伙人潘兴高将目前知识产权支持证券细分为三种主要模式:(1)以知识产权对应的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2)以知识产权作为售后回租标的或融资租赁标的;(3)以知识产权收益权作为基础资产。

“我们期待相关政府部门能够提供政策或者资金支持,鼓励有关机构大胆尝试,从而找到最符合中国特色的模式并进行落地,”潘兴高说。

黄其柏强调,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对中小科技型企业而言,有利于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特别地,知识产权资产所有权人在融资后依然保有该知识产权,还能继续对知识产权进行进一步改进,提升价值。

对地方政府而言,知识产权证券化有助于实现科技补贴杠杆效应,放大政府对辖区科技企业的扶持效应。同时,知识产权证券化为辖区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将助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

不过,潘兴高亦指出,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和未来现金流界定是目前最难攻克且至关重要的问题,这直接影响到知识产权作为证券化基础资产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