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中卖方未按约投保的法律责任

0
129
Sellers beware of your contractual obligations, 国际贸易中卖方未按约投保的法律责任

申请人(中国公司)与被申请人(英国公司)于2018年3月20日签订了一份采购订单,约定申请人向被申请人购买42吨甲基丙烯酸甲酯,总金额为8,8200美元(其中21吨纯度为86%-88%,21吨纯度为96%-98.5%)。合同约定CIF上海,从印度发货;买方预付30%货款,剩余货款见提单即付;卖方按照110%发票价格投保。实际发货方为案外人(印度公司)。双方在采购订单中约定适用中国法律。

合同签订后,申请人于2018年3月27日预付30%货款2,6460美元。被申请人分两船发货,申请人见到提单后于2018年4月12日支付3,0097.09美元,2018年4月17日支付2,8880美元。申请人支付全部货款后,未收到纯度为96%-98.5%的货物。而后发货方告诉申请人,该船货在运往上海的途中发生泄漏,未能运达上海,而是卸货在了香港。申请人遂依据合同保险条款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但保险公司认为本次货物泄露风险不在保单的承保范围内,拒绝作出任何赔偿。由于被申请人未补发货物,也没与申请人达成任何事后协议,申请人遂向上海国际仲裁提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按货值110%赔偿损失。

仲裁庭意见

首先,仲裁庭认为,货损是否属于承保范围、货损发生原因、保险责任承担等问题属保险公司判断的事项,不属于采购订单项下的仲裁争议事项。但根据双方在采购订单中的约定,对采购订单下被申请人投保的险别是否违反合同约定,应属于本案的仲裁范围。

根据采购订单第8条第3款的约定,被申请人应以申请人为受益人的名义向保险公司投保,投保险别应当包括:协会货物条款(A)、协会战争险条款(货物)、协会罢工险条款(货物),以及可能发生的转运险。根据协会货物条款(A)的规定,由于一般外来原因造成的损失,包括受潮受热、渗漏等都属于承保风险,而除外责任包括一般除外责任(保险标的物的正常漏损、重量或质量的正常减少或自然损耗),不适航、不适货除外责任,战争除外责任和罢工除外责任。然而,被申请人投保保单上的承保范围却在协会货物条款(A)的四种除外责任之外,增加了温度变化导致的货损、渗漏等其他除外责任。仲裁庭认为,在CIF贸易术语下,卖方的义务除交付货物外,亦有交付符合合同约定的单证义务,被申请人亦予以承认;被申请人由于在履行采购订单过程中,没有按照双方的约定进行投保,导致了申请人在风险发生后不能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构成违约。

仲裁庭进一步认为,由于双方在采购订单中没有约定违约责任条款,被申请人应按照法律规定承担违约责任。根据当事人约定的中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发生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的规定,本案系争采购订单为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的货物买卖合同,争议系因被申请人违约导致申请人产生损失。仲裁庭认为,由于双方履行系争合同的目的在于货物买卖而非获得保险金,本案实为申请人的货物灭失之诉,而非向被申请人追索保险金损失之诉。因此,在无进一步证据证明其他损失的情况下,申请人在本案中的损失即为合同约定的货物价值损失,在此货物灭失且保险公司不赔付时,申请人的受偿范围也仅限于合同项下的货物价值,而非保险金数额。

简要评析

保险条款是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中的常见和基础条款,与贸易术语条款一样,其往往作为行业惯例和交易习惯并入合同条款,进而成为了界定买卖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在这个意义上,从事国际贸易的商事主体,应当明确理解此类条款的规定内容,并严格履行各自义务。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在于,当货物买卖合同中约定了卖方应该购买的保险种类和特定条款等时,而卖方未依约购买保险,导致作为受益人的买方在货物灭失后无法获得保险公司理赔,卖方应当承担何种责任及赔偿损失的范围。对此,仲裁庭给出了清晰的判断,即在特定贸易术语下,购买符合合同约定的保险是卖方的合同义务,若违反了该义务导致保险公司拒绝赔付,卖方应承担以合同项下的货物价值为限的违约损害赔偿责任。

该案的启示是,商业活动中的利益和风险共存,有效防范和化解纠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中国企业和从业人员而言,要有风险防范意识并积极采取法律手段保护权益以减少损失。对于裁判者而言,就商事活动中出现的纠纷,则应当客观公允地了解和看待国际商业文化、传统和习惯,准确查明和细致分析交易安排背后的目的和商业逻辑,准确适用规则、习惯和法律,公平合理、快递高效地解决纠纷。


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案件管理二部部长沈斌、资深案件管理秘书邹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