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九次主权债务违约谈投资阿根廷的政治风险

作者: 王霁虹、吴安静,中伦律师事务所
0
638

1827年至2020年之间,阿根廷曾有八次主权违约记录。2001年12月,阿根廷停止支付其高达1300亿美元的外债,在当时是有史以来一个主权国家最大金额的违约。2020年5月22日,阿根廷再一次宣布推迟支付此前已被推迟的约五亿美元债券利息,正式陷入第九次主权违约。阿根廷政府有偿还债务的意愿,但其偿债成本高、财政支出庞大、拖欠巨额外债,加上新冠疫情肆虐,以现在的情形无法按期偿债。阿政府数次将谈判期限延长,2020年8月4日,阿政府与主要债权人(涉及663亿美元债务)就债务重组方案达成一致,通过新旧债券置换减少债务和偿还负担。

王霁虹 中伦律师事务所 主权违约
王霁虹
合伙人
中伦律师事务所

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与普查局数据,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外债累计达到2776.48亿美元(2020年到期的债务为210亿美元),而其外汇储备仅为448.48亿美元。其中,政府部门债务占外债比例高达63%。此次主权债务违约虽然已基本告一段落,但考虑到阿政府的违约记录,以及阿根廷的外债现状,阿根廷的主权债务违约风险仍然较高。各大国际评级机构也在阿根廷宣布推迟偿还美元债务后,纷纷下调了阿根廷信用评级,比如穆迪将阿根廷的信用评级从Caa2下调至Ca,并将其展望改为负面。

投资阿根廷涉及的政治风险以及不确定性,基本上由经济不稳定导致,除了主权债务违约外,其他政治风险还包括腐败风险、外汇管制风险、政府换届导致的项目变动风险以及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的风险等。

吴安静 中伦律师事务所 主权违约
吴安静
律师
中伦律师事务所

腐败

阿根廷的政治、司法和商业系统暗流涌动,政治腐败长期存在(尤其是在庇隆党前政府时期)。2018年,“贪腐笔记本”事件爆发,阿根廷前规划部副部长的司机以八本笔记揭露了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及其丈夫、前任总统基什内尔执政期间,以两人为中心的政府内部贪污腐败体系。整个贿赂丑闻至少涉及1.6亿美元,还引发了阿根廷政商两界的强烈地震,不仅整个规划部牵涉其中,不少巨头企业掌门人也深陷丑闻。阿根廷正待复兴的经济,也遭受了重创,2117年到期的阿根廷“世纪债券”,在2018年8月8日跌至了当时的历史最低点。

外汇管制

阿根廷外汇管制政策经常发生变化。阿根廷不同时期的政府均实施过外汇限制,影响了阿根廷资本的自由流动。根据现行有效的外汇法规,从阿根廷境内向境外支付股息、支付服务费用、法人购买外币,均需要事先获得阿根廷中央银行的批准。自然人经批准可在不超过200美元/月的限度内购买美元,在美元官方牌价基础上加收30%的费用。阿根廷政府的外汇管制导致外汇出境的延迟以及是否能够汇出的不确定性风险。

政府换届

阿根廷的政府换届导致的项目变动,对外国投资人造成的影响不容忽视。在某些情况下,阿根廷政府的更替可能导致政府总体政策的重大变化,笔者服务的客户就曾遭遇因政府换届导致原先签署的合同作废,项目从头谈起的不利境地。公开渠道的资料亦显示,中方承建的阿根廷某大型水电站项目,也曾因新一届政府上台,导致对前任总统任期内签订的水电站合同重新审议并暂停支付。

中美贸易争端

从国际形势的影响来看,在阿根廷进行投资、贸易也可能会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美国和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近40%,也是拉丁美洲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中美两国之间任何贸易争端都将对该地区产生巨大影响。阿根廷在出口贸易中大宗商品占比较高,受影响较大。此外,贸易摩擦加剧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助长金融投机,直接诱发了阿根廷金融动荡。从中长期看,这种不确定性还可能促使国际投资者减少对新兴市场投资,增加拉美政府和企业融资成本。

考虑到投资阿根廷可能存在的政治风险(包括但不限于上述风险),准备向阿根廷投资的中国企业,应密切关注阿根廷政治经济动态。从预防风险的角度,应高度重视合同安排,如有必要,应借助外部专业团队的力量,在合同层面落实政治风险的应对措施。此外,建议适时投保政治风险保险。对于已经在阿进行投资的中国企业,笔者建议及时对相关风险作出预案,聘请专业机构针对相关风险作出评判分析并提供解决建议。

作者: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霁虹、律师吴安静

王霁虹 吴安静 中伦律师事务所 主权违约

中伦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
SK大厦36-37层 邮编: 100022
电话: +86 10 8800 4223
传真: +86 10 6655 5566
电子信箱:
wangjihong@zhonglun.com

wuanjing@zhonglun.com

www.zhongl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