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
Whatsapp
Telegram
Copy link

选举、政治紧张局势、监管收紧和机遇的变化影响着区域律所的动向。我们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境地,可以依据律所退出或进入某市场的踪迹,来把握各地区法律业务的发展趋势。叶嘉禧报道

面对当今一系列重要事件,从选举、监管变化、加息到中美紧张局势,亚洲各地律所正面临不同的挑战和机遇。在中国,由于中美关系紧张,国际律所退出中国市场的传闻遍布大众媒体,但也有国际律所反其道行之,继续拓展在中国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业务。

印度市场也逆势而上。受高利率环境影响,整个亚洲的IPO市场普遍低迷,但印度股市表现依旧坚挺。

一度被人忽视的菲律宾市场也走向了舞台中央。日本最大的两家律师事务所最近在该国设立了分支机构。在监管改革和政府主导的经济计划的提振之下,该国律所持续受益于能源、基础设施和建筑等行业日益增长的交易活动。

泰国和韩国在资本市场和金融科技领域的监管变化一直让投资者紧张不安。但监管收紧也为律所带来了企业客户。

在中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日本和中国企业在东南亚的投资不断增加,律所也一直在参与这些项目。

对一些越南律所而言,赴东南亚投资与日俱增,足以促使其考虑与中国律所合作伙伴建立战略联盟,以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者。

印尼IPO市场活动一直低迷,不过,2月该国顺利举行的总统大选已使市场情绪和交易逐渐回暖。当地律师说,随着外国战略投资者积极开展并购交易,保险领域新规可能为律所带来更多公司业务。

中国

受中美关系持续紧张影响,国际律所纷纷开始撤出中国大陆市场或缩减在华业务,尤其是那些总部位于美国的律所。

去年,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关闭北京办事处,以及Dentons与大成律师事务所终止联盟引发市场关注,但许多全球和区域性律师事务所正在扭转这一趋势,将目光投向中国的机遇,特别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机遇。

这些外资律所多数已经在华运营多年,一直通过新设办事处或建立战略联盟,积极布局中国。

这些律所的高级合伙人告诉Law.asia,特别是随着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最近扩区,从争议解决、知识产权、海事海商、科技到航空等一系列业务领域,均为外资律所创造了机遇。

夏礼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前海办事处首席代表孙晋军说:“作为一家律所,我们以行业为中心搭建律所架构,航空、海事海商、建筑、大宗商品、保险和能源是我们的六大支柱性行业,也是中国经济的核心领域。”

去年,夏礼文律师事务所、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鸿鹄律师事务所、昆鹰律师事务所和安盛律师事务所在中国设立了新的办事处。来自马来西亚的金圻律师事务所Ricky Tan & Co)和来自塞浦路斯的艾瑞蒂律师事务所(Areti Charidemou & Associates)也获得了中国司法部的批准,可以在华开展业务。

在香港、北京和上海设有办事处的摩根路易斯和鸿鹄都在深圳设立了新办事处。深圳被誉为中国科技之都,也是华为、中兴通讯和腾讯控股等企业集团的总部所在地。

上述两家律所都将业务拓展至深圳,希望吸引当地众多的中国科技和生命科学企业。摩根路易斯称,深圳办事处“将拓展在华知识产权业务,团队将针对包括专利和商业秘密纠纷在内的各类IP案件提供全方位诉讼服务”。

风云变幻,孙晋军

在上海和香港设有办事处的夏礼文律师事务所特别选择以深圳前海为锚点,拓展在华布局,这是因为经济特区制定的发展举措与这家英国律所的基本服务,极为匹配。

孙晋军说:“深圳本身就有发展海洋经济的战略,而我们是海事海商领域全球顶尖律所。当我们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时,香港合伙人一致认为我们应该在深圳有所作为。”

对于立杰律师事务所和安盛等已在上海设有办事处的区域性律所而言,中国向东南亚地区的对外投资项目仍将继续创造法律业务机遇。

立杰驻新加坡总部的副管理合伙人及国际仲裁业务负责人潘健文说:“我们认为有望赋能和推动新加坡争议解决业务发展的关键市场是北亚,尤其是大中华区。”

立杰最近从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在中国的联营律所科伟律师事务所,聘请了国际仲裁合伙人丘健雄律师,即是这家新加坡律所努力提升服务中国企业水平的一个例证。

潘健文说:“丘律师是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在中国工作了很长时间。[通过丘律师]我们可以与中国客户和新行业的客户建立更加紧密的沟通,也可以帮助更多合伙人与这些客户建立联系。”

风云变幻,潘健文

这种紧密关系对于律所获得中国企业对东南亚投资项目的委托,包括能源和基础设施项目委托,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在华并非为了提供中国法服务,而是面向海外项目,丘先生及其团队将就海外项目代表中国客户。”

潘健文说:“就争议解决而言,设施往往位于中国境外,故而通常涉及到新加坡仲裁。”

印度

去年3月,全球第五大经济体印度的律师协会宣布,开放该国的法律市场,允许外资律所进入。此举令国际法律市场颇感意外。转眼一年过去,亚洲和西方律所总体上仍处于观望模式,等待相关规则明确及监管框架建立后,再考虑建立办事处。

与此同时,印度本地和国际律所的高级合伙人指出,该国法律市场在股权资本市场、跨境并购和杠杆融资方面非常活跃。

受高利率等问题的影响,泰国、新加坡、香港和菲律宾等亚洲交易所IPO持续放缓。但是,印度律所Cyril Amarchand Mangaldas(CAM)律师事务所驻孟买的管理合伙人Cyril Shroff说,得益于印度国内经济增长强劲、零售市场稳健,印度企业的融资活动和IPO显著增加,使得印度律所能够从中受益。

风云变幻,Cyril Shroff

安理律师事务所等在新加坡建立了印度业务能力的全球律所,也从印度股权资本等领域的大量法律业务需求中获益匪浅。

安理新加坡办事处国际资本市场业务合伙人及印度业务联合主席Pallavi Gopinath Aney说:“在股权资本市场领域,我们看到不同类型的发行人都在寻求上市,从本土新兴科技公司或独角兽公司到大型外国跨国公司的印度子公司,公司类型不胜枚举。”

安永印度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孟买证券交易所和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共录得31笔IPO交易,较2022年同期增长了72%。据报道,韩国现代汽车最近也在考虑将其印度子公司挂牌上市,筹集至少30亿美元。

Aney说:“年轻的科技公司往往有大量投资者寻求退出。我们也看到由私募基金退出投资引发的其他IPO项目。”

最近,迪士尼公司与印度信实工业的85亿美元并购交易的消息传出,跨境并购领域成为关注焦点。这次轰动性的合并交易汇集了六家印度国内外律所。

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科海坦律师事务所(Khaitan&Co)和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Co律师事务所就此合并为信实工业和Viacom18 Media提供咨询。佳利律师事务所、科文顿律师事务所和AZB & Partners代表迪士尼。

科海坦驻孟买的公司和商事业务部合伙人及资深成员Rabindra Jhunjunwala说,他的律所一直忙于信息技术、制造业、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领域的并购业务。

他说:“印度政府对这些行业的扶持力度最大,这也是为何私人资本也纷纷投资此类行业,推动交易活动增加。”

CAM的Shroff说,由于中国经济放缓,美国和日本公司对印度的投资持续增加,也推动了并购和投资领域以及就业、纠纷和知识产权领域的业务。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subscribersubscriber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please subscribesubscribesubscribesubscribe today.

For group subscribers, please click here to access.
Interested in group subscription? Please contact us.

你需要登录去解锁本文内容。欢迎注册账号。如果想阅读月刊所有文章,欢迎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

已有集团订阅,可点击此处继续浏览。
如对集团订阅感兴趣,请联络我们

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
Whatsapp
Telegram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