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菲律宾

印度

2021年,随着股市的繁荣发展,大规模IPO退出以及针对大型不良资产推出期待已久的处置方案,包括外国投资交易在内的印度交易数量和金额均创历史新高。

目前,外国投资在印度仍然处于监管之下并受到大量立法、条例、规定、通知和政策的约束但外国投资条件正在逐步放宽,印度政府似乎正迫不及待地提升其经商便利性

主要法规

Shardul Shroff, 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A Comparison of M&A regulatory updates: India
Shardul S Shroff
执行主席
新德里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电话: +91 98100 98350
电邮: shardul.shroff@amsshardul.com

在印度中央议会有权制定大部分与并购相关的法规这些法规在各邦并无不同,主要包括

  • 2013年《公司法》,旨在规范公司;
  • 1872年《印度合同法》,旨在规范合同;
  • 1999年《外汇管理法》,旨在规范入境、出境投资及跨国并购;
  • 1992年《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法》,对涉及上市公司的收购框架作出了规定
  • 2002年《竞争法》,旨在规范企业合并和禁止限制竞争的协议;以及
  • 1961年《所得税法》,规定了直接征税的框架。

这些法规通常附有各种规则、条例和通知,有时还包含新闻简报或其他政策文件。取决于并购交易的业务和结构,可能还会涉及其他法规。

监管机构

印度中央政府,特别是财政部以及商业和工业部下属的工业和内部贸易促进局 (DPIIT) 负责发布外国投资的规则和政策框架印度储备银行 (RBI) 则负责规范和落实外国投资的申报机制。其他监管机构包括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 (SEBI) (涉及上市公司时)和印度竞争委员会(CCI)(负责在必要时进行反垄断审查)。

市场壁垒

外国投资者如果打算在印度投资,通常需要弄清两个问题

  • 拟设立或收购的业务是否允许外商投资?印度大部分商业领域对外国投资是完全开放的但也有少数原子能、博彩和彩票业务、银会业务)禁止外国投资,而某些行业(如国防和保险)则设置了投资条件以及  
  • 最佳的入境方式是什么印度允许外商以多种形式进行投资,比如外国直接投资(FDI)外国证券投资(FPI)和外国风险资本投资(FVCI)取决于具体的并购目标,其中一种入境方式或许比其他方式更可取。

在印度设立公司通常也无法用于规避外国投资法规,因为类似这样由非居民控制或控股并进行下游投资的公司,将受到适用于非居民的类似法规的约束。

结构设计

Iqbal Khan, 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A Comparison of M&A regulatory updates: India
Iqbal Khan
合伙人
孟买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in Mumbai
电话: +91 97699 89218
电邮: iqbal.khan@amsshardul.com

并购交易的结构通常有

  • 以一级市场认购或二级市场购买的方式购买股份
  • 以分项资产购买或整体出售(slump sale) 的方式购买资产。“整体出售是印度税法中定义的一个术语,满足该定义的交易具有税收效益
  • 由印度国家公司法法庭 (NCLT) 批准实施兼并、分拆或合并。虽然控股公司与全资子公司之间、小型企业之间可以不经NCLT批准而快速合并,但仍需印度政府确认。
  • 对于上市公司还需符合其他要求,包括:
  • 如果收购方打算收购25%或以上的股权或控制权,则须对至少26%的股权发出强制性收购要约
  • 在某些情况下,若股权和/或股东控制权发生变化,也可能需要发出强制收购要约;以及
  • 上市公司必须始终保持最低公众持股比例通常为25%)。

外国投资

Ambarish, 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A Comparison of M&A regulatory updates: India
Ambarish
合伙人
孟买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电话: +91 99586 96900
电邮: ambarish@amsshardul.com

非居民实体投资印度公司需遵守2019年《外汇管理(非债务工具)规则》(以下简称“FEMA NDI规则”)以及DPIIT不时发布的新闻简报的规定

  • 投资途径。FDI指通过资本工具投资非上市印度公司或上市公司10%或以上的股份,而FPI指在SEBI注册的非居民投资者通过资本工具投资上市公司不到10%的股份。虽然单个FPI的持股上限是10%,但一家公司所有FPI的总持股数不能超出其实缴股本权益或每系列资本工具实缴价值的24%FVCI指在SEBI注册的非居民投资者对风险投资基金或特定行业事业(如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 入境限制。根据所投资行业和比例的不同,FDI 可适用自动途径或审批途径。自动途径下的FDI不需要获得监管部门批准,但需符合适用的行业上限、定价准则以及与 FDI挂钩的业绩条件;而审批途径下的FDI则须事先获得相关行业监管机关或RBI的批准。根据DPIIT2020年发布的新闻简报,来自印度邻国的任何实体的FDI投资——投资的实际收益所有者位于该国或是该国公民——将强制纳入审批途径。此外FEMA NDI规则全面禁止某些行业的外国直接投资。
  • 定价指引及申报要求。FEMA NDI规则对印度公司向非居民发行和转让证券的定价依据作出了规定涉及非居民的所有此类发行和转让均须在规定时间内按照规定的形式和方式上报RBI

重要进展

  • 如满足行业特定的条件,自动途径下保险和国防等行业的FDI投资上限已从49%提高到74%。对于政府原则性批准的公共部门事业战略撤资,这一途径下电信、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FDI投资上限已提高至100%
  • 印度现已允许外国投资者通过自动途径购买即将进行IPO的印度最大保险公司——印度人寿保险公司高达20%的股份。
  • 印度公司事业部已允许初创企业进行快速合并,而不需要获取常规合并要求的NCLT批准
  • SEBI已允许收购方在公开报价的同时,针对目标上市公司的股票退市进行联合报价
  • RBI已发布指引草案,收紧海外直接投资(ODI)和居民实体提供的财务承诺,同时放宽ODI- FDI的结构限制

未来趋势

尽管担保和补偿保险的运用在印度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但随着外资大量涌入,此类产品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同时,在投资文件中纳入分手费和反向分手费条款等趋势也开始受到重视,虽然从监管角度来看,这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还有待检验

笔者还注意到诸如锁箱机制、延期付款和托管安排之类的支付结构日益受到欢迎,而 作为补救措施的绝对责任条款也越来越多地用于促成大型并购交易。

此外,笔者预计2021年创纪录的并购势头将在2022年继续增强,并主要集中在金融科技、电动汽车、技术和数据分析、制药和医疗保健、电子商务或快速商务领域私人股本投资者可能会参与更多控股权交易初创企业有望保持活力。在充足财务储备和流动性的加持下,并购估值预计将保持高位,更多投资将采取竞争性拍卖的方式,而不是通过协商进行。

随着环境社会与治理(ESG)的相关性日益增强权利将在谈判和整体管理中发挥更为重要的核心作用更多资本或将投入到影响力领域,特别是那些与过渡到更清洁和可持续能源有关的投资。所有这些都可能催生更多并购机遇

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

Amarchand Towers, 216
Okhla Industrial Estate, Phase III
New Delhi – 110 020, India
电话: +91 11 4159 0700

菲律宾

Nilo Divina, DivinaLaw
Nilo Divina
管理合伙人
马卡蒂市DivinaLaw

菲律宾经济在全球不确定性和疫情背景下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韧性根据菲律宾国家经济发展署(NEDA)发布的报告2021年第四季度菲律宾GDP同比增长7.7%,全年增速略高于政府设定的5-5.5%的目标,达到5.6%作为亚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菲律宾2022年有望延续这一上涨趋势预计GDP增速将达到7-9%到第三季度反弹至疫情前水平菲律宾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主要依赖几个方面:实施全国疫苗接种规划、放松流动性限制以及政府优先考虑公共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

与此同时,随着政府转变经济政策方向,外国投资领域的重大障碍也得以消除,这使菲律宾相比邻国更具竞争力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菲律宾的商业信心指数高达52.8%这使其成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企业合并目的地之一。 

并购交易相关法规也并非依据一部法律编纂。取决于并购结构交易规模及当事方企业的不同交易通常受到《菲律宾宪法》关于外国投资的限制特殊法律、《竞争法》反垄断政策以及公司法典修订版)》、《证券监管条例要求的监管及公司授权约束

为推动经济复苏,菲律宾正出台新的措施以改善并购相关税收法律环境。这些措施主要目的在于以极具全球竞争力的价格吸引新资本、新想法和新技术

宽松的FDI限制

Ciselie Marie Gamo-Sisayan
Ciselie Marie Gamo-Sisayan
合伙人
马卡蒂市DivinaLaw

FDI限制条件通常会限制股权和管理对入境并购产生着尤为关键的影响此前,菲律宾一直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制定了东南亚地区最为严格的FDI投资限制,但近期推出的一系列法规显示,其国家政策正转而支持营造更为开放的自由贸易环境。

对《零售贸易自由化法》的修订为这一历史性经济改革铺平了道路。该修订将外国零售实体的最低实收资本要求降低为2500万比索48万美元),相比之前要求的250万美元大幅减少对于开设多家实体店的外国零售商每家店铺的最低投资额也从之前的83万美元下降为不到20万美元。另外外资持股80%以上的零售企业不再需要公开发售至少30%的股份

对于国内市场企业或向国内市场销售产品或服务的企业菲律宾要求其外资股权的实收资本不少于20万美元这主要是为了保护国内市场小微企业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但对于某些企业——包括初创企业或初创企业推动者这一门槛可以降低为10万美元,以将菲律宾打造成领先的创业中心。同时,直接雇佣的菲律宾员工数量也从原来的50人减少至15人(必须大部分为菲律宾人) 。

在鼓励外国投资方面,最近最受期待的改革是修订已有85年历史的《公共服务法》。公用事业指定期向公众提供具有公共影响的商品或服务的企业。作为菲律宾自力更生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宪法此前对公用事业设置了40%的外资股权限制关于哪些企业可以被视为公用事业一直颇有争议,但传统认为应包括为公众提供电、气、水、交通和电话服务的企业

《公共服务法》修订案明确将公用事业限于以下方面(1)配电(2)输电(3)石油及成品油管道输送系统(4)给水管道分配系统、废水管道系统(含污水管网);(5)海港;(6)公共服务车辆该修订有效地允许外资完全拥有其他传统上被视为公用事业的实体,如地铁、机场、航空公司、铁路、高速公路和收费公路。与此同时,菲律宾推出了一些保障措施来缓冲这一自由化政策的影响,包括在互惠原则的基础上,将参与关键基础设施运营管理实体的外资股权比例限制在50%

预计上述修订将改变菲律宾外国投资的环境,进一步推动入境并购。

并购申报要求

Danica Mae Godornes
Danica Mae Godornes
副合伙人
马卡蒂市DivinaLaw

作为一项反垄断措施,在并购交易超出规定金额门槛的情况下,并购方必须向菲律宾竞争委员会(PCC)申报PCC将在接到申报后审查确定交易是否会显著减少有关市场的竞争。违反PCC申报要求达成的并购协议应视为无效,当事人也将被处以行政罚款。

为推动并购市场反弹和经济复苏菲律宾已暂时放宽强制申报要求。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当事方规模60亿比索,交易规模24亿比索即达到申报门槛为赋予总统特别权力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推出的“抗击新冠恢复经济一揽子计划” (Bayanihan to Recover as One Act)对这一门槛进行了临时调整规定所有交易价值低于500亿比索的并购交易,在2022915日前的两年内均可免予申报

公司批准

公司要实施并购,必须获得公司批准。根据公司结构的不同,在满足公司章程中更严格要求的基础上还需获取董事会多数成员和代表至少三分之二流通股本股东的批准。相关兼并或合并方案也须经菲律宾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批准

收购上市公司或公众公司还需遵守强制性要约收购规则。收购方必须就触发相关门槛的收购向所有股东发出收购要约。触发门槛目前设定为35%流通的有表决权股份或足以控制董事会的其他比例无论是通过单次收购或12个月内的爬行式收购),以及导致拥有50%以上流通股票的任何收购如能在12个月内收购50%的流通股票,则只需提交相关声明。

利润汇回

外国投资无需在菲律宾中央银行登记,除非以比索汇回的资本或相关收益由授权代理银行或其子公司附属公司的外汇资源提供资金。在此情况下,有权立即使用银行的外汇资源将登记资本汇回本国。对于未登记投资,则应使用银行系统以外渠道的资金汇回

税务影响

税务影响也取决于并购结构。例如,股份收购需缴纳净收益15%的资本利得税(CGT);非上市股份需缴纳所出售股份面值0.75%印花税(DST)上市股份则需缴纳股份售价0.6%的交易税。

相比之下,资产收购征税则取决于卖方资产的类别。出售普通资产需缴纳所得税和12%的增值税;出售某些资产(如房地产)还需征收印花税和预扣税;出售以固定资产形式持有的不动产则需缴纳资本利得税(6%)和印花税(1.5%);而仅为重组目的进行的并购交易可免予征税。相关纳税证明须提交菲律宾国内税收局批准,并由该局签发证明后,方可在公司账簿或财产登记处进行所有权转让登记。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宾最近实施了多项税收改革,以打造更具吸引力的外国投资目的地。具体措施包括将国内公司和常驻外国公司的所得税税率从净收入的30%降至25%。非常驻外国公司在菲律宾境内取得的收入,其所得税可减至总收入的25%;在满足特定条件的情况下,源自国内公司的股息可享受15%的最终预提税。 此外,根据现行税收协定,某些条件下还可享受优惠税率。

时机成熟

受疫情大流行影响,菲律宾的经济格局发生了巨大改变诱发结构性改革,并最终导致各领域经济复苏不均衡随着政府继续发力振兴经济,出台关键性立法和监管举措改善投资环境,菲律宾进行变革性并购的时机已经成熟这些交易也将助力国内企业奠定其全球市场领导者的地位

dataDIVINALAW

8/F Pacific Star Building

Sen. Gil Puyat Ave. cor. Makati Ave., Makati City

Metro Manila – 1200, the Philippines

电话: +632 8822 0808

电邮:info@divinalaw.com

www.divinalaw.com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