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正经历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艰难的时期之一,中国也无法置身事外。George W Russell就客户应如何从全球各地的损害控制实践中汲取经验咨询了法律专家

洲经济在加密货币的寒冬和俄乌战争的夹击中进一步放缓,中国因新冠疫情持续封锁,不少国家和地区则承受着不断飙升的通胀压力。

据美国商会称,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已下调收入预期,许多欧洲公司也计划缩减业务规模。伦敦施罗德投资集团(Schroders)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战略师Keith Wade称,更广泛的全球“痛苦指数”也与这一下降趋势遥相呼应。

“‘痛苦指数’是一个有助于确定普通大众经济状况的经济指标,现在的读数正处于近50年来的头部20%区间,” Wade说,“我们实际上已处于经济衰退的早期阶段。”

亚洲经济也正遭遇逆风。在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降至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最低水平。官方数据显示,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今年4月至6月期间仅同比增长0.4%。

CMS中国的上海代表处管理合伙人邬丽福(Ulrike Glueck)说:“我们不能完全排除中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不大。”她指出新冠疫情的爆发得到控制是经济恢复的一个信号,但“其他正在进行的和/或不可预测的因素仍将产生影响,不得不予以考虑。”

邬丽福,CMS中国

新经济尤其脆弱。新加坡冬海集团(Sea Group)的电商部门Shopee在3月关闭了印度业务,并在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越南进行裁员。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的网约车平台曹操出行已大幅裁员达40%,而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也已开始裁员。

加密货币平台因数字资产价值的暴跌而遭受重创。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宣布破产,而中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火币正在考虑裁员。

谢惠玉,孖士打律师行

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阿兹米律师事务所(Azmi & Associates)的合伙人兼海事和航运、保险和国际贸易业务团队负责人Philip Teoh说:“自新冠疫情肆虐以来,我们的国际贸易和经济正在经历一场持续的系统性破坏”。

即使是亚洲备受赞誉的制造业也陷入停滞。6月数据显示,许多公司因中国严格的疫情封锁制度导致供应中断,而欧洲和北美的经济急剧放缓风险也激起了人们对更广泛的经济衰退的担忧。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可能导致供应链中断的事件频频发生,且破坏力大,如港口的延误、关键部件短缺、能源供应困境和成本上升,” 邬丽福说。

不过,得益于大多数限制的放宽,以及公司已适应可限制病毒传播的“闭环”工作模式,中国工厂正在恢复运作。但是,日本、韩国和台湾因供应中断、成本上升,及原材料和部件短缺,产出仍然受限。

在一些律师眼中,这种局面显然难以为继。“封锁明显已深深影响中国经济,破坏了经济发展,”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驻新加坡的国际仲裁和贸易业务组全球联席主管及联席管理合伙人郑在兴(Cheng Tai-Heng)说:“我相信他们知道这一点,且明白这不是积极或可持续的。中国定将扭转方向。”

全球经济衰退迫在眉睫

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是广泛关注的焦点。大部分专家认为,一旦国内生产总值(GDP)连续两个季度录得下降,即表明经济衰退,而这种可能性正在变大。新加坡星展银行(DBS)高级利率策略师Eugene Leow说:“我们认为货币当局同样对经济增长感到担忧。”

“无论如何,经济状况适度紧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对此有些担心。经济疲软的状况往往预示着美国经济活动将在几个月内放缓,”Leow补充。

美国的任何经济衰退都会对全球产生牵一发动全身的影响。野村证券(Nomura)驻新加坡的经济学家Chetan Seth和其团队表示衰退可能从2022年第四季度开始,甚至可能更早。“因此,大部分发达国家(欧元区、英国和加拿大)也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出现经济衰退,”Seth预测。

他补充道,亚太地区也不会幸免,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很快就会受到影响。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驻新加坡的澳新经济学家Marcel Thieliant说:“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信心已降至过去30年来少见的低水平,这与消费者支出的停滞不前相一致。在新西兰,消费者信心已经降至历史最低点。”

印度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拥有全球最高的GDP增长率,而世界银行已两次下调其经济增长预期。4月,该银行将其预期从8.7%下调至8%;6月,由于通胀上升、供应链中断和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抑制了经济复苏,该银行又将预期修改为7.5%。

许多国家尚未从2020年初开始的疫情中完全恢复,如今又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印度正是如此。

印度国有天然气勘探和生产集团盖尔(GAIL)的法律顾问、印度企业法律顾问联合会主席Subir Bikas Mitra说:“要适应新冠疫情这样的破坏性事件,最大的挑战之一是了解它将如何发展。”他称许多印度企业在努力模拟疫情的影响并制定恰当的应对措施。

郑在兴,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

同时,大多数公司未能预见其中国业务面临的系统性威胁。分析师说企业往往会忽略高影响、低概率的破坏性事件的威力。士打律师行的新加坡办事处合伙人、全球金融业务部成员谢惠玉说:“虽然此类高影响的事件发生后可能立即引发震动,但主导公司关注点的最终仍会是其低概率性,这样往往会导致[供应链的]多样化程度不足。”

RPC律师事务所伦敦办事处的合伙人Peter Mansfield称保险公司也受到了经济衰退的冲击。他说:“首先,保单持有人会设法节约开支,其中就可能包括减少购买保险;第二,保单持有人可能会提出更多的索赔;第三,保险公司将无法依靠其投资来赚取利润。”

Mansfield补充,虽然保险不能阻止危机的发生,但可以缓解危机带来的风险影响。“保险界应该参与政府和央行的对话,以确保在政治决策的制定中发挥作用。”

理清供应链

客户也在为半导体和其他重要部件的供应链中断等问题寻求解决之法。“重新配置供应链的企业会面临一系列的法律问题,”富而德律师事务所驻香港的合伙人钟津翰说,“究竟怎么配置才合适,将取决于企业的战略。”

钟津翰,富而德律师事务所

供应链的中断和变化亦对合同产生影响。“新冠疫情突显了不可抗力、重大不利改变、艰难情形和其他应对供应链中断的条款的重要性,以及确保供应链中每个环节都得到充分保护的重要性,”钟津翰补充说。

有些公司选择复制和分散各国的业务,利用数字化和远程工作系统等新技术,遥距协调和管理生产。另有公司将供应链迁回或留在本国。士打的谢惠玉说:“这使供应链缩短,变得更加集中,并可利用机器人驱动的自动化技术来替代劳动力。”

她补充说,第三种方法是区域化,包括将供应链重新配置给位于同一地区的国家。这一措施尤其适用于欧盟、北美或东盟成员国等已经建立了贸易安排的宏观区域。“公司利用科技手段实现同样的效果,较短途的运输和对供应商更严格的把控可以帮助客户满足可持续性的要求。”

同时,材料成本的上升和通货膨胀正对供应商、制造商和消费者产生广泛的影响。富理达律师事务所(Foley & Lardner)驻底特律的高级律师Leah Imbrogno说:“我们建议处理这些问题的公司审查他们目前的协议,看看定价条款中是否有任何缓解措施,例如买方是否有与固定定价法相关的条款,或卖方是否有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的方法。”

“签订新协议的公司应考虑纳入与指数挂钩的定价条款,以降低未来的通胀风险;并添加条款,要求各方在整个协议期间的既定时点重新审视或协商价格,”她补充。

CMS的邬丽福补充:“公司需要建立内部机制来评估供应链中断的风险并准备危机计划,并需加强供应链弹性和风险抵御能力。这其中包括使供应链更加多样化,比如在全球各个地区寻找不同的供应商。”

应对失控的通货膨胀

正如新冠疫情的早期阶段,经济前景不容乐观,公司争相寻找各式问题的法律解决方案。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就是其中一个重要问题。

“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生活水平下降得如此厉害,”施罗德的Wade说:“如今实际收入下降的程度,堪比通胀率高涨的20世纪70年代后半期,亦或遭受石油危机重创的20世纪80年代初。”

Leah Imbrogno,富理达律师事务所

通胀风险或许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但只有中国不得不关闭大量业务以实现清零目标。如果本年后期对新冠疫情的限制放宽,需求得以增加,这可能会促使中国的通货膨胀有所上升。6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

供应链冲击、材料短缺和能源价格都助长着通货膨胀的飙升,可能会持续一整年。“鉴于当前通货膨胀的性质,我不相信这是(美国)联邦储备局仅凭调整利率就能管控的,”华盛顿Wiley Rei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Nazak Nikakhtar说。

“我们绝对需要更好的政策措施,来直击这个问题的核心——解决材料短缺和能源降价,”他补充:“例如,当我们需要在国内部署能源资源以帮助缓解飙升的价格时,美国没有理由向对手国家出口液化天然气等大量能源资源。”

公司可以采取措施缓解目前的通胀趋势。“作为一名律师,我建议他们除了审慎支出,应该审查自己的合同,”阿兹米的Philip Teoh说:“当运输和购买材料的成本均已上升,合同上却是通货膨胀前约定的出售价格,就容易导致违约。”

他说,法律顾问可以帮助建立弹性——实际上就是为下一次危机投保——通过审查客户的业务运作,审查合同,看其能否灵活适应变化,亦或承受住2020年以来各种中断所带来的压力。

Philip Teoh,阿兹米律师事务所

但是,盛德的郑在兴说,企业不大可能完全避免受经济衰退的影响。“这取决于企业的性质,我不确定防衰退是明智的,因为其代价是限制企业的增长潜力。使用任何形式的信贷都是一种增长策略,但如果在没有信贷的情况下仍持有大量余额,企业就会在高增长的环境中被甩在后面。”

数字化进展

专家们认为,毫无疑问,企业的错误决策加剧了疫情后的经济衰退。华盛顿的贸易和供应链法律服务机构GSC Potomac的管理合伙人蒋兆康说:“半导体——特别是汽车芯片——供应链的中断,就是一个绝佳的范例。”

他指出,在疫情开始时,汽车行业预测需求下降,因此减少订购芯片;但当需求上升时,芯片出现了严重短缺。“然后他们开始一再扩大订购量,据报道称目前芯片量已经严重过剩。可见我们需要更聪明的商业智能和决策,”蒋兆康说。

蒋兆康,GSC Potomac

一些法律专家认为,这场危机将加速数字化转型。“数字技术可以重塑公司的业务方式,使其更高产、更灵活、反应更迅速,能以更低的成本向客户提供更高的价值,”盖尔的Mitra说:“供应链是最能受益于数字化转型的业务领域之一。大量的潜在价值受到缓慢而无效的流程桎梏,而这种限制又在大量贸易伙伴的经手过程中倍数放大。”

士打的谢惠玉指出新冠疫情已经推动了一些地区供应链的现代化。她说:“新加坡已经与海外合作伙伴签署协议,以加强技术方面的贸易安全和贸易便利,这标志着数字化的进一步发展。”

她列举了新加坡最近与中国海关签署的关于合作开启互联联盟区块链单一窗口的谅解备忘录。“这使得新加坡和中国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传输和交换贸易与海关的相关信息。应该建议客户拥抱变化,确保其供应链和分销业务不会被时代淘汰,进而从数字化中获益。”

另一方面,CMS的邬丽福强调随着数字化的发展,建立一个数据合规框架至关重要。“律师事务所可以就数据处理、网络安全和数据保护问题提供专业建议,以确保各项活动符合各个司法管辖区的相关监管规定,例如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和《网络安全法》。

对未来保持乐观

经济衰退将如何在全球和地区上演,还有待观察。一些分析师对此持乐观态度。“我们的商业周期指标显示,2022年世界经济将以2.9%的速度温和增长,”瑞士百达资产管理公司(Pictet Asset Management)驻伦敦的首席策略师Luca Paolini说:“新兴亚洲国家的恢复看起来令人尤为振奋,其中少不了中国经济复苏的影响。”

富理达的Imbrogno指出,尽管过去几年困难重重,但市场到目前为止已展示出“惊人的韧性”,尽管明年仍有可能出现衰退。她说:“虽然对于这样的经济衰退,时间和严重程度都很难预测,但公司仍应提前做好准备和制定战略,以防衰退发生时措手不及。”

Jeffrey Weiss,世强律师事务所

盖尔的Mitra相信全国范围内大力推行安全且广泛的新冠疫苗接种,有利于印度经济的持续复苏。他说:“这有助于降低第三波疫情的严重程度,并将流动性和经济活动的干扰降至最小。”

他补充说,印度政府改善物流基础设施的政策、促进工业生产的激励措施,以及提高农民收入的举措将加速该国的经济复苏。“毫无疑问,这场疫情考验了全球供应链领导者的智慧谋略、应变能力和灵活性。”

律师们表示许多客户已经在努力调整他们的供应链,积极预测未来的监管制度。世强律师事务所驻华盛顿的合伙人Jeffrey Weiss说:“例如,我们已经分析了各个司法管辖区的气候制度,客户可据此预测未来的碳边界措施,为采购钢铁和铝选择最佳的司法管辖区和供应商。”

预计经济衰退将对供应链产生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在中国。“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不再廉价,”匹兹堡Meyer, Unkovic & Scott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贸易律师Dennis Unkovic说:“中国建立了经济特区,建造了宏大的基础设施,但在过去10年里,在那里做生意却变得更加困难。”

Subir Bikas Mitra,印度企业法律顾问联合会

另有观点认为,随着马来西亚和越南等中国的替代选项出现,亚洲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最终将发生重组。纽约Elliott Kwok Levine & Jaroslaw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郭荣铿(Dennis Kwok)说:“与中国供应链的大脱钩已经开始。然而,国际公司想马上从中国完全撤出并非易事。”

郭荣铿认为中国出现的法律和政治风险仍对许多跨国公司有深远影响。“国际公司的总法律顾问应该进行整体风险评估,对他们现有的业务和法律义务进行压力测试,”他建议。“从长远来看,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衰退,我们将看到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崛起。”

供应链方面,当前的困局有望见证几十年罕见的重大深远改革。世强的Weiss提出:“通过一个公开、透明、公正、基于共识的过程,建立一个技术中立且采用全球适用标准的平台,以此使货物运输的效率和创新性得到新突破。”Weiss认为,全球供应链将出现自20世纪60年代集装箱运输兴起以来未见的大幅转型。

Mitra说,这场疫情和紧随其后的全球调整也是对企业价值和目标的考验。“消费者、投资者、政府和社区最终可能会根据企业在这段混乱时期的表现来评判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