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条款可以约定在30天内结案吗?

0
55
仲裁条款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机构仲裁中,示范条款因其确定的有效性被广泛使用。在示范条款的基础上,当事方还可以特别约定的方式对仲裁程序进行“定制”,以最大化地彰显仲裁程序灵活性的优势。

近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贸仲华南分会)受理了一起瑞士公司与香港公司之间的口罩买卖争议案。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2015版)》(以下简称“《贸仲仲裁规则》”)的规定,该案原应适用涉外普通程序,并在组庭后6个月内作出仲裁裁决。但是,案涉仲裁条款特别约定仲裁程序应在30天内完成。根据《贸仲仲裁规则》第四条第(三)款的规定,特别约定如具备可施行性及合法性,从其约定。

案涉合同于2020年3月24日签订,其履行过程正值新冠疫情最严重、口罩供需矛盾最突出的非常时期。受疫情影响,企业背负了巨大的现金流压力,商事活动的决策时间被迫缩短,双方对于争议解决的效率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如裁决结果的作出过于迟延,双方的损失都将进一步扩大,造成双输的局面。考虑到全球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这一罕见情况,在征询双方当事人意见并初步评估案件举证难度、送达程序、双方配合意愿后,贸仲华南分会仲裁院最终决定该仲裁案件应在组成仲裁庭之后30天内作出仲裁裁决。

双方当事人认可了这一解读与相应的程序安排。仲裁庭通过发布程序令及问题单的形式,引导双方当事人在开庭前进行了充分的证据及书面意见交换。得益于仲裁庭的高效工作及双方当事人的高度配合,案件在组庭后第23日进行了开庭,并于组庭后第28日作出了仲裁裁决书。

除了裁决的作出期限,在机构仲裁中,实践中的仲裁条款特别约定还有:

适用范围

为了避免同一合同引起的争议交由两个程序去解决,关于适用范围的约定一般是概括性的。但基于特别的需要,也曾有当事方尝试对适用范围加以限定,如在适用普通法的案件中,约定排除仲裁庭对禁令救济和确认性救济的管辖权。但是,对适用范围的特别约定有一定风险,其有效性通常取决于仲裁地法院的解释。

仲裁地

仲裁地是仲裁条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机构仲裁中,机构仲裁规则一般会规定无约定情况下的默认仲裁地,同时赋予仲裁庭/仲裁机构视案件具体情况决定仲裁地的权力。由于仲裁地与适用的仲裁程序法紧密相连,关乎仲裁条款的有效性,约定明确的仲裁地能够较好地保证仲裁条款的有效性。

关于仲裁程序进行方式的相关约定

以《贸仲仲裁规则》为例,当事方享有丰富的对仲裁程序进行“定制”的权利,可“定制”的事项包括:仲裁庭人数及产生方式(包括是否可以在贸仲《仲裁员名册》名册外选定仲裁员)、简易程序的适用、紧急仲裁员程序的适用、仲裁语言、开庭地点、审理方式、仲裁文件的提交与交换方式及送达方式、对于合并仲裁案件的处理方式等。

多层次条款

多层次条款是与其他多元化争议解决方式联动的有效方式。通常,当事方可约定将协商、调解、专家评审等方式作为仲裁程序的前置程序,例如:如争议未能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调解中心调解规则》在一方发出调解首次书面邀请后的90天内解决,应当提交至贸仲华南分会进行仲裁。实践中,亦有多层次条款约定根据一方提出请求的金额划分最终/最先适用的争议解决方式。该类条款的起草应当注意确保其导向的争议解决方式即使有时存在先后顺序,也是唯一且确定的。同时,还需要特别注意该类条款在仲裁地是否有效,尤其是类似于“或裁或诉”条款(指合同双方在争议解决条款中赋予当事人在诉讼与仲裁之间有一定的灵活选择权)的有效性。

仲裁条款的特别约定赋予了当事方极大的自由去按需“定制”仲裁程序,但当事方也应当抱着善意与谨慎去行使这项权利。在进行特别约定时,应当考虑到可施行性、对仲裁参与方权利的影响,及难以施行情况下的补救措施,防止因无法施行或违反公平原则而导致该项特别约定甚至整个仲裁程序无效。

作者: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案件经办人张晓宇

建言献智《商法》欢迎您对“争议摘要”栏目的内容提出宝贵意见。我们力求将该栏目打造成意见交流、案例分享及时事互动的平台,因此我们诚邀您提供稿件,长度最好在900英文字或1500中文字上下。请将稿件发至我们的邮箱editor@cblj.com。《商法》将于每月甄选出版最好、最贴近时事热点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