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并不缓和的政治关系和不易跨越的文化藩篱,中国资本在拉丁美洲依然以高歌猛进之势突破自然资源领域,迈向价值链高端。作者:罗曼

交易本身而言,以下这笔可谓走在风口浪尖。去年12月,国家电网公司斥资18亿美元在巴西收购了3200公里输电线路。作为全球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国家电网在拉丁美洲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而对承办该交易的很多律师而言,这是一宗大买卖。而且,这笔交易的结构还很复杂。

国家电网收购了7家原属于西班牙联合运营商的巴西输电公司。这项交易在公布之前已酝酿了8个月之久。在北京和拉美设有办事处的西班牙乌利亚律师事务所参与了这项交易。

交易协议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已基本达成,但是各方在具体条款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磋商。在谈判过程中,西班牙和拉美谈判人员剑拔弩张,中方人员则相对不动声色,但却很少独立作出决策。此外,尽管各方以英语作为谈判语言,但在谈判中还是出乎意料地出现了语言障碍。

此项交易涉及巴西境内的重要战略资产,由来自中国的买家从西班牙所有者手中购买,个中牵涉的复杂法律问题对律师和财务顾问提出了一系列挑战。乌利亚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管理合伙人胡安·马丁·佩罗托(Juan Martin Perrotto)介绍说,文化差异也是一个难题,甚至可能比法律问题更棘手。

佩罗托认为,首先,一个严格界定和保护战略资产的政府可能并不愿意将输电线路卖给中国公司,尽管应该指出的是,那些输电线路在出售给国家电网之前就已属于外国公司所有。

这项交易也标志着中国投资取向的巨变:中国资本开始向价值链高端进军。中国公司投资的不是自然资源,而是用以提供服务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佩罗托对此评论道:“(中国)投资开启了新的篇章。”

然而,尽管中国投资者通常可以带来其他国家的知名投资机构所无法提供的资金,但却仍然可能需要支付更高的投资成本,佩罗托称之为“不确定性附加费用”。此类费用的产生是由于,拉美的卖方对中国投资者不像对西班牙或美国的投资者那样熟悉,可能无法确定中方的背景渊源及其资金来源。佩罗托补充说,拉美方面可能也需要“追加一些交易条件,以应对协议签署后完成交易所必经的中国政府审批程序”。

向价值链上层攀升

中国在拉丁美洲投资的重点无疑仍是自然资源,而拉美最大的经济体则仍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在智利和秘鲁等拉美国家,中国公司在某些行业的投资非常可观,比如采矿业。哥伦比亚Posse Herrera & Ruiz律师事务所合伙人Juan Guillermo Ruíz说:“在哥伦比亚,中国公司已开始涉足基建领域。”

秘鲁Rodrigo Elias & Medrano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Humberto Medrano指出:“去年最主要的投资动向,是(中国公司)在拉美地区进一步大张旗鼓地购买自然能源。”

根据能源行业杂志《能源论坛》提供的数据,2010年,中国在整个拉美地区获得了至少650亿美元的石油项目合同,其中包括石油开采、精炼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投资项目。近期达成的项目之一,是中海油斥资31亿美元与Bridas Energy Holdings成立合资企业。Bridas是一家石油开采公司,业务分布于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专长于离岸法律业务的万普达律师事务所担任中海油的法律顾问,其他多家律师事务所也参与了该项目。(参见《商法》2辑第2期《年度杰出交易》一文

原油出口占拉丁美州对中国出口总额的15%,而且这一比例还在攀升。

中国的能源投资与基础设施投资(公路、铁路或港口)往往密切相关,因为需要修建道路才将能源从出产地运到港口以便装船运走。

同样意义深远的是,中国的国家和私人资本在向价值链高端缓慢但稳步挺进。上文所述的国家电网收购项目就凸显出中国公司开始热衷于投资服务业和制造业这一显著趋势。

另外一例是在今年3月,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从全球500强公司欧文斯科宁手中购买了巴西一个玻璃纤维增强材料工厂。并购市场资讯公司称,这是中国公司在此行业进行的第一笔收购。乌利亚律师事务所和佩罗托律师为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提供了法律咨询。

Juan García Montúfar 合伙人 Partner Rubio Leguia Normand 秘鲁 Peru中国资本还渗入到了科技领域,更具体地说是秘鲁的电信行业,”利马Rubio Leguia Normand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Juan García Montúfar说,“中国的汽车也进入了秘鲁市场,而且市场反馈良好。”

智利Alessandri y Compania律师事务所合伙人Arturo Alessandri Cohn认为,在拉丁美洲毫无疑问存在着附加值更高的投资项目。他介绍说:“值得注意的项目有秘鲁的银行业投资项目、阿根廷的铁路等基建投资项目和智利的小型电信公司投资项目。”

投资“单行线”?

然而,贸易和投资单向化的局面依然没有改观。一般情况下,中国投资者从拉美购买原材料和资产,而拉美公司一般从中国购买制成品。几乎没有拉美公司在中国进行投资,即使是在中国市场销售他们的产品。

巴西在中国的投资额绝对比不上中国在巴西的投资额,”Campos Mello Advogados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Martim Machado Roberto Vianna do R. Barros介绍道。Campos Mello Advogados 律师事务所是一家独立律所,与欧华律师事务所有业务联系。

华复拉丁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博思睿(Erik Bethel)认为,这种情况在短期内不可能改变。华复拉丁是一家成立于上海的小型专业投资银行。在公司成立之初,三位合伙人曾希望能够为中国和拉美之间的双向投资牵桥搭线。

但仅两年多后,他们就完全放弃了促成拉美对华投资的努力。不过,公司建立了博思睿认为最为全面的有关中国公司在拉美商业活动的数据库。

Sampaio Ferraz Advogados律师事务所专长于国际贸易和反垄断业务的律师Luciano Inácio de Souza也认为,中国和拉美之间存在贸易与投资不平衡的情况。他评论说巴西在中国的投资只是一股细流”而已

文化差异

阿根廷律师事务所 Mitrani Caballero Rosso Alba Francia Ojan & Ruiz Moreno的律师 Rocio Martinez Hoursay介绍说,阿根廷在去年一年六次派出政府高层和企业代表团访问中国,但她指出:“无论从法律角度还是管理方面来看,文化差异仍然是一个重大挑战。”

西班牙嘉理盖思律师事务所上海办事处管理合伙人索思远(Francisco Soler Caballero)分析说:“尽管贸易和投资增长迅猛,中国和拉美之间互相还不太了解。双方的文化差异甚至比其与欧美之间还要显著。”

索思远同时指出,要审慎考量拉美的商业和监管环境。他说:“各国情况大不相同。从中国投资者的角度而言,拉美商业环境的开放程度不及于其所熟悉的欧美国家。”他还指出,在商业往来中,拉美公司也可以像任何西方公司一样直截了当——但对中国商人来说,这种方式本身就有些怪异。

除却文化差异,令中国在拉美投资难上加难的是,中国的投资大部分来自于国有企业,而投资对象是拉美国家的高度管制行业。索思远评论说,中国投资者与私营性质的拉美对手方有着不同的思维方式,而所投资的行业又受到高度管制,所以“整个交易往往极富挑战性”。

另一方面,认为对华投资困难重重的声音在拉美依然存在。专长于国际贸易业务的L.O.巴蒂斯塔律师事务所律师Cynthia Kramer评论说:“吸引外资的政策并不是相互对应的,中国政府认为具有战略性的行业一般是不允许进行投资的。

以巴西飞机制造商Embraer为例,这家公司在中国斥巨资建造了一家飞机制造厂,却只能生产需求量有限的机型。Kramer说这家工厂已经几乎完全停产。

巴西知识产权公司Dannemann Siemsen的看法则比较乐观,他们指出中国在知识产权法律制定和执行上有长足进展。2009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确认了针对侵害知识产权行为的惩罚性损害赔偿。这家公司认为:“中国政府和法院目前正在研究制止盗版和保证知识产权的强制执行的措施,此举很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巴西公司来中国投资。”

双边关系更趋紧张

中国和拉美之间贸易和经济的不平衡已引起人们的注意。这种失衡导致中拉之间关系紧张,而这种紧张态势在去年尤为突出。

美国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Carlos Treistman介绍说,许多拉美国家的反倾销措施和保护主义政策已导致经贸增长放缓。这家律所在休斯顿有办公室,可为拉美客户提供服务,在北京的代表处则可服务于中国客户。目前他们接手的一个项目是为一家拉美航空公司在中国扩展业务提供咨询。

本月初,Ollanta Humala在秘鲁总统大选中胜出,其宣扬的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竞选纲领包括提高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外商投资门槛,并可能对采矿活动开征暴利税。

中国对中拉经贸失衡问题并没有坐视不管。Treistman说:“中国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在去年对拉美频频开展外事访问,而访问议程的重头戏就是签署多项投资和贸易协议。”

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政府解除了对阿根廷商品的多项进口限制。而阿根廷在2010年针对中国出台了多项反倾销措施,据阿根廷M & M Bomchil律师事务所合伙人Tomás Araya介绍,其中18项措施正在接受阿根廷工业部审批,31项反倾销税已经生效。阿根廷在2004年承诺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至今仍未在法律层面上兑现这一承诺,因此针对中国的种种贸易障碍和制裁目前依然存在。

对于中国在双边贸易上的主导地位,其他拉美国家也日益担忧,连巴西这个拉美最大的经济体也不例外。

有几项反倾销调查涉及的产品主要来自中国,这对双边贸易产生了影响,对鞋类进口的影响尤为显著,”巴西Barretto Ferreira Kujawski Brancher e Gonçalves 律师事务所的Luis Eduardo Ribeiro Salles介绍道,“未来数月内,巴西政府预计会制定一系列贸易相关措施来应对所谓的人民币人为贬值。”

对于巴西政府来说,人民币目前的价值走向引发了人们对去工业化的恐惧,因为廉价的中国商品涌入巴西并对本土的制造企业造成了冲击。

比如说,对进口玩具的控制更加严厉了。”Salles说,“巴西的国家计量、标准化和工业质量协会可能会对包括风扇、微波炉和音像设备在内的电子产品执行各种不同的认证要求。”

在上海设有代表处的美国达瑞律师事务所的赵行健律师介绍说,在2010年前11个月,中国对巴西的贸易出口额比前一年同期增加了62%

巴西出口到中国的商品中有四分之三是原材料商品。而另一方面,中国出口到巴西的商品,据赵律师介绍,“几乎毫无例外是高端制成品,比如电视机、液晶显示屏和电话,这些占到了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量的98%。”

Christian Roschmann 合伙人 Partner Lefosse Advogados 巴西 BrazilLefosse Advogados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Christian Roschmann认为,目前看来,对中国和其两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来说,巴西的外资需求和投资回报率都非常具有吸引力。这家律所与英国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之间有着合作安排,曾与包括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中国粮油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和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多个中国客户有过合作。

相对于美国、欧洲和日本等中国传统出口市场需求的停滞不前,巴西巨大而活跃的消费市场无疑别具魅力,”Roschmann说。“巴西的建筑业市场预计在2014年前将会有强劲增长。这种短期内的高增长显示了作为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主办国的巴西日益旺盛的投资需求。”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