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案例分享: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形式要求与实质效力问题

作者: 宋茹祎、李挺伟,上海国际仲裁中心
0
77
Requirements,-validity-of-franchise-contracts--A-case-study,-仲裁案例分享: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形式要求与实质效力问题

萨摩亚B公司与中国A公司签订《城市代理授权合约》(下称“《授权合约》”),约定B公司将自己拥有某面包品牌的商标权、体系、技术信息及Know-How授权A公司在中国深圳设立该品牌面包店,期限为2015年8月1日至2018年7月31日,授权金为人民币315万元。B公司向A公司提供商标授权、教育训练、设备、器具、装潢、广告宣传、营销规划、货品供给、营业规范等。合约签订后,A公司依约向B公司支付授权金人民币315万元。

A公司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称:《授权合约》签订后,A公司发现B公司不具备商业特许经营资质和条件,以不成熟的商业模式违规开展商业特许经营活动,且未向A公司提供法定的义务,致使A公司开立的门店相继关闭,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据此,A公司提出仲裁要求解除《授权合约》,并要求B公司返还代理授权金并补偿申请人加盟店铺装修损失及解约违约金。

B公司称:《授权合约》系双方在真实、自愿的基础上达成一致而签订,且已实际履行,不存在A公司所述“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情形。A公司关于解除《授权合约》并返还授权金及其他损失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

争议焦点

1.授权方不满足两店一年备案等特许经营规范,是否构成解除合同的事由?

A公司提出,B公司在中国大陆不具备商业特许经营资质和条件,违反了《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的规定,故其有权解除授权合约。B公司认为其在中国大陆地区之外已成立多家门店,在实质上已具备“两店一年”的行政管理规定,但因中国国内管理机关目前仅认定于中国大陆地区的门店才符合“两店一年”的判断标准,才导致其无法进行备案,故A公司据此要求解除合同缺乏依据。

2.A公司关闭加盟店是否系B公司违约所致?

A公司提出,B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无端否决A公司店铺选址方案、未按照约定对A公司进行培训、未对A公司给予广告宣传与营销规划、未给予A公司营业规范及商品制作指导、未以书面形式发出最新的货品清单信息等违约行为,导致其加盟门店相继关闭、合同目的无法实现。B公司认为其已依据A公司的要求进行了店铺选址的指导,并为A公司提供了运营指导,包括但不限于现场指导、驻点指导、发送培训资料及进行会议等工作,A公司曾派员工前往中国台湾地区学习,B公司对A公司员工进行操作指导,并获得结业证书。上述事实可以体现出B公司已经履行合同义务,不存在A公司所述的违约情形。

仲裁庭意见

本案中,仲裁庭基于《授权合约》的约定,对本案争议适用中国法律审理解决。对争议焦点1,仲裁庭认为虽然B公司在形式上不符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第八条关于“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特许人应当自首次订立特许经营合同之日起15日内,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向商务主管部门备案”的要求,但上述规定均属于行政法规的管理性强制性规定,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B公司是否具备上述条件,对系争《授权合约》的效力并不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也不构成解除合同的法定条件,故A公司以此为由要求解除合同缺乏依据,仲裁庭不予支持。

对争议焦点2,仲裁庭认为虽然《授权合约》约定了门店教育训练、设备、器具、装潢与识别系统、广告宣传与营销规划、商品供给与货款给付、营业规范等条款,但没有具体内容、提供方式和实施计划;《授权合约》也没有产品或服务的质量、标准要求和保证措施;《授权合约》有约定产品的促销与广告宣传,但没有具体内容和提供方式。由于B公司在本案中已提供了部分旨在证明其已按照《授权合约》约定履行了相关义务事实的证据,且仲裁庭无法依据《授权合约》量化B公司存在何种违约事实,且A公司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B公司存在违约事实以及该等违约事实与其加盟店关闭存在关联性。据此,仲裁庭对A公司该项主张未予采纳。

综上,仲裁庭认定A公司解除合同的主张不能成立,《授权合约》系到期终止,故对于A公司主张的关店损失不予支持。对于A公司提出的授权金返还问题,仲裁庭考虑到B公司不符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关于“两店一年”及“备案”的要求,且A公司实际经营B公司品牌门店仅近一年即停止使用特许经营资源等因素,酌情认定B公司返还A公司支付的代理授权金人民币200万元。

案例评析

本案系一起典型的涉外特许经营纠纷,在该案中,仲裁庭查明B公司在形式上不符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关于“两店一年”及“备案”的要求,但客观上确实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等经营资源,A公司也通过使用上述资源开出了两家加盟门店,故仲裁庭认定违反“两店一年”及“备案”的要求不构成A公司解除合同的理由。从中可以发现,除非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否则并不必然影响合同效力及当事人合同目的的实现,亦不能构为当事人解除合同的法定事由。此外,在关于当事人履约恰当性的认定上,由于合同条文未对特许人应当履行的义务作出明确的、量化的,导致仲裁庭无法判断特许人的行为是否违反了合同确定的义务,并最终作出的对被特许人不利的认定结论,这也值得当事人在类似合同中予以关注。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相较其他合同纠纷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和复杂性,通常而言,被特许人对相关领域的熟悉和了解程度与特许人之间处在较大的不对等状态,在特许经营合同的订立和履行过程中也往往处于劣势。本案即因系争合同约定不清晰而导致被特许人的主张未获支持。故在订立相关特许经营合同时,被特许人应当对特许人应当履行的合同义务作出明确而清晰的约定,而不能仅仅采用模糊的措辞,应当尽量将特许人应当提供的特许资源及服务通过量化的方式写明,否则将可能使自身在争议发生后处于不利的地位。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办案一部部长宋茹祎、资深办案秘书李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