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仲裁员与由当事人选定的边裁是大学同学应当回避吗?

作者: 黄卓欣,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
0
63
Arbitrator-selection-and-old-school-chums,-首席仲裁员与由当事人选定的边裁是大学同学应当回避吗?

《仲裁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仲裁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必须回避,当事人也有权提出回避申请:(一)是本案当事人或者当事人、代理人的近亲属;(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三)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四)私自会见当事人、代理人,或者接受当事人、代理人的请客送礼的。”

但是《仲裁法》并没有进一步说明,要达到何种程度的“利害关系”才会构成回避,在实践中也会产生疑问。

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下称“贸仲委”)受理的一起仲裁案中,被申请人选定了A先生担任仲裁员,由于双方未在规定期限内共同选定或共同委托仲裁委员会主任指定首席仲裁员,仲裁委员会主任根据《仲裁规则》之规定指定B先生担任本案首席仲裁员。其后,申请人向仲裁委员会提起了回避申请,理由为被申请人选定的A仲裁员与B首席仲裁员系同学关系,故申请B首席仲裁员回避。申请人称A、B仲裁员同年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二者为同级同系的同学关系,二者自1989年起一直在深圳工作,都是从事法律服务行业。基于二者有着较为亲近的同学关系、长期相同的工作地域和领域,申请人对首席仲裁员的公正性和独立性存疑。

被申请人的反驳意见为双方并非同专业同班的同学关系,而仅仅是同校同系的校友关系。同时,鉴于本案仲裁地点在深圳,申请人选定的、被申请人选定的以及仲裁委员会指定的仲裁员均在深圳工作也应是当事人各自基于节省仲裁当事各方时间及金钱成本的合理选择。

贸仲委《仲裁规则》第三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对被选定或被指定的仲裁员的公正性和独立性产生具有正当理由的怀疑时,可以书面提出要求该仲裁员回避的请求,但应说明提出回避请求所依据的具体事实和理由,并举证。”

贸仲委结合《仲裁法》以及《仲裁规则》的规定认为,申请人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首席仲裁员存在倾向性意见,足以影响到本案的公正审理和申请人的合法利益,不属于《仲裁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的仲裁员应予回避的情形,因此作出了不予回避的决定。

同学关系不足以认定存在利害关系,并不必然构成回避。人民法院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例如:

张永健与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中电长城计算机集团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案([2017]京04民特40号)中,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选定的仲裁员与贸仲指定的首席仲裁员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几乎同期的本科毕业生、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两人是同学关系。首席仲裁员既未主动披露的同学关系和利害关系,也未依法主动提出回避。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两位仲裁员并不是同班同学,本科、硕士、博士毕业都相差好几年,只能说明是毕业于一个学校,并不能影响案件独立、公正审理。更重要的是,即便两位仲裁员均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也不属于仲裁庭应予回避的法定情形,更不影响仲裁员的公正独立性。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与张金福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案([2018]京04民特325号)中,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选定的仲裁员与被申请人的仲裁代理人系同学、校友关系,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申请人并未进一步提供证据证明该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也未提供证据证明仲裁庭组成人员存在仲裁法、仲裁规则规定的应当回避情形。

综合以上几个案例可知,同学关系作为应当回避情形的兜底条款并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尽管法律没有对《仲裁法》第三十四条的“利害关系”进行进一步的明确,我们可根据相当性原则来进行考虑。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案件经办人黄卓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