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清算人可根据普通法,申请适用礼让原则,在百慕大境内获得认可

慕大最高法院澄清了给予外国公职人员普通法上的认可和协助的规则;此前,在Singularis Holdings v Pricewaterhouse Coopers(2015)一案中,英国枢密院做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协助。

Keith Robinson, Partner, Tel- +1 441 542 4502, Email- keith.robinson@careyolsen.com
Keith Robinson
合伙人
电话: +1 441 542 4502
电邮: keith.robinson@careyolsen.com

百慕大最高法院的裁决表明,外国公职人员来到百慕大司法管辖区寻求将普通法上的认可作为诉讼证据收集工具时,百慕大法院愿意采取稳健的方法进行处理。就外国破产程序或在破产或重组方面进行跨国界合作而言,目前尚无法定认可机制。百慕大尚未采纳《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跨国界破产示范法》。

然而,法院行使其在普通法上的权力,认可外国破产和重组程序,并与外国司法管辖区的法院合作,在判例法中却也不乏其例,特别是在下列情况时:

(1) 相关公司在百慕大注册成立;

(2) 标的公司在该司法管辖区内拥有资产;

(3) 清算人寻求协助,而且无论是依据该外国司法管辖区的法律,还是百慕大法律,清算人均可享有该等协助;而且

(4) 上述认可与合作并不违背百慕大公共政策。

尽管上述案件实际上旷日持久,但却涉及到最高法院的判决。2014年9月22日,英格兰及威尔士高等法院发出强制清盘令;根据该清盘令,Stephen John Hunt被任命为Transworld Payment Solutions UK在英格兰及威尔士境内的清盘人,而2019年7月19日,百慕大最高法院依单方申请作出命令,对该任命予以认可。

正如百慕大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Hargun所述,导致任命Hunt为该公司清算人的程序是“在不寻常的情况下”发生的。该公司根据2006年《英国公司法》第1003条规定,提交自愿注销申请并据此于2010年解散。后来,它因董事会并不知情的未偿判定债务而恢复公司注册,并于2014年9月22日清盘。2014年11月17日,国务大臣大臣任命Hunt为清算人。首席大法官Hargun认定,该公司恢复注册的唯一目的是对First Curaçao International Bank (FCIB)和其他实体或个人提出潜在索赔。2016年2月,Hunt通过律师向FCIB发出诉前信。2018年4月9日,请求陈述书草稿详细阐述了这些索赔。

Emma Duffy, Senior Associate, Tel- +1 441 542 4266, Email- emma.duffy@careyolsen.com
Emma Duffy
资深律师
电话: +1 441 542 4266
电邮: emma.duffy@careyolsen.com

百慕大诉讼

(1) 2019年6月,百慕大最高法院收到单方面申请,请求最高法院认可将Hunt任命为公司清算人。在该申请中,Hunt声称,为了强制执行其他法律程序中作出的命令和/或赋予其在不配合清算的情况下索要相关证明文件的权限,或许需要百慕大认可对其的任命。最高法院于2019年7月19日作出命令。2019年10月11日,在百慕大注册成立的Transworld Payment Solutions (Transworld Bermuda)申请最高法院作出命令,撤销上述依单方申请而发布的命令。最高法院撤销了其依单方申请作出的在百慕大认可英格兰高等法院对Hunt的公司清算人任命的命令,并撤销了依单方申请做出的向身为清算人的Hunt给予协助的相应命令,而英格兰高等法院的任命也是依单方申请作出的。最高法院的理由是:Transworld Bermuda在百慕大法院管辖范围内没有任何资产;

(2) 申请认可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文件和信息,用于Hunt已经决定在英格兰提起的诉讼。

Transworld Bermuda认为,认可对Hunt的任命并不适当,没有任何正当目的,因为申请认可的主要目的是利用百慕大法院的权力收集信息。法院应该拒绝给予这种救济,因为寻求信息的目的是为了给Hunt已经决定提起的诉讼提供支持。

最高法院同意,承认和协助是不同的概念: “认可只涉及根据国际私法原则,认可外国公职人员有权处理债务人位于外国司法管辖区的资产。一般而言,法院仅在普通法上认可根据公司注册地法律任命的清算人的权限。”

在Singularis Holdings v Pricewaterhouse Coopers(2015年)一案中,最高法院判决书接下来在第132段中肯定了Mance勋爵的判决: “正如 枢密院司法委员会Sumption勋爵在其判决第14(i)段所指出,该原则的实质在于,法院认可外国清算人对国内司法管辖区内公司资产的处置权。这表明,尽管 (在Re African Farms [1906]自愿清算案的裁决中) 禁止处置或扣押的命令与外国清算相矛盾,但该命令却属合理。”

出于国际私法方面的考虑,最高法院认为,Hunt有权作为公司的清算人处理在百慕大境内的资产。然而,诉讼各方都认为,该公司在百慕大法院的管辖范围内并没有资产。因此,最高法院断定,Hunt不能将司法管辖区内存在资产的事实作为其认可申请的依据。外国公职人员申请认可的另一个原因是,一旦认可,法院便能够提供以普通法上的为限的主动协助,如Singularis案所载。

最高法院在Singularis案中强调,认可协助权存在的理由中隐含着对协助权的限制,而本案的重点是Singularis案判决书第[25]段的最后一句话: “此类普通法权力不是允许获取用于实际或预计将发生的诉讼中的材料的一种方式。司法鉴定程序规则和在外国司法管辖区获取证据的法定条款涵盖了这一领域,清算人与其他诉讼当事人或潜在诉讼当事人一样,必须接受该等规则和法定条款以及其中的所有限制。”

最高法院认为,使用普通法上的权力获取用于实际或预计将发生的外国诉讼的材料,受到了特定限制。Transworld Bermuda认为,寻求认可的真正原因是,为了使Hunt能够寻求百慕大法院的协助,以获得其试图用于拟在英格兰提起的程序中的信息。首席大法官Hargun同意,在依单方面申请颁布命令后,向Transworld Bermuda发出信息请求,这就是请求对拟进行的英国程序提供协助。最高法院考虑到所有情况后认定,很明显,“获得认可令的唯一目的是向Hunt授予本法院的权限,以便他能够获得信息和证据,用于拟在英格兰进行的程序”。

最高法院承认,在申请人出于非法目的而滥用程序的情况下,它有权拒绝认可。首席大法官Hargun裁定,由于没有其他合法理由颁布认可令,因此撤销依单方面申请作出的命令。最高法院对为支持认可令而提出的其他理由进行了详细分析,认为这些理由只是“为了凑数而已,经审查,缺乏任何实质内容”。Transworld Bermuda 提出的另一种意见是,认可令的申请不属于Singularis案的第二项限制范围内,因为普通法上的协助权“不应用来使得清算人能做出即使按照据以任命其的法律也不得做出的事情”。Transworld Bermuda认为,根据英格兰法律,Hunt的信息请求会被视为属于压迫性的,因为它们显然是为了收集信息以支持Hunt已经决定提起的诉讼。 虽然最高法院认为没有必要以此为由发表最终意见,但如上文所述,该命令已被撤销,首席大法官Hargun确实认为,就被上诉人的上述意见而言,上述陈述存在“巨大争议”。

评论

该判决确认,正如英国枢密院在Singularis案中所认为,法院拥有普通法上的权力,可在外国清算过程中,协助外国公职人员,但仅在上文所述的限制范围内。裁决令百慕大目标公司放心,外国清算人向百慕大目标公司提出信息请求后,如果清算人寻求法院协助,以利用普通法上的认可达到非法目的,法院可能会采取稳健的方法进行处理。


Keith Robinson, 凯瑞奥信律所百慕大办公室合伙人; Emma Duffy, 凯瑞奥信律所百慕大办公室资深律师

Carey Olsen

CAREY OLSEN

Rosebank Centre

5/F, 11 Bermudiana Road

Pembroke HM 08, Bermuda

联系方式

电话: +1 441 542 4500

电邮: bermuda@careyolsen.com

www.careyolsen.com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