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杰、世泽携手建新所

0
155

安杰律师事务所与世泽律师事务所两家律所通过合并协议,拟于2022年1月组建安杰世泽律师事务所。这是近十年中国境内法律服务市场规模最大的律所合并之一。

“合并后,我们期待新所的年度营收能够达到六亿以上(不包括香港联营所),并争取在五年内赶超‘红圈所’,”驻北京的安杰律师事务所主任詹昊告诉《商法》。

詹昊, Zhan Hao
詹昊

“即使是中国排名前五的律所,也与国际同行存在较大差距,这跟中国的国力是不相称的,”世泽律师事务所驻上海的管理合伙人丁震宇说,“我们有使命感在号召我们,也希望在我接下来二三十年的职业生涯能够看到一点点的契机。”

两所在各地的办公室亦将同时合并,即新所将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海口、南京(即将获得批准)境内六地拥有办公室,包括约90位合伙人在内的350名律师,以及约100名律师助理和行政人员。两家律所各自在香港的联营事务所是否参与合并,仍在讨论中。

新安杰世泽所将汇聚两所在反垄断、保险、生命科学、互联网科技、劳动、知识产权、能源、争议解决、兼并收购、数据保护、海商海事、银行与资管等多个执业领域和行业的业务专长,并将在中国产业升级、互联网行业监管规则逐渐清晰的背景下,力争开拓数字经济领域的相关业务。

“过去两年,世泽在数字娱乐、游戏、金融科技业务上积累了底蕴和优势,这方面正好安杰也非常想发展,” 丁震宇说。

合并以后,两家所原来的权益合伙人保持身份不变,新所的法定代表人将由来自安杰所的合伙人担任。同时,新所的领导机构将在明年1月通过选举产生,计划由七名合伙人组成,其中五位来自安杰,两位来自世泽。

丁震宇, Philips Ding
丁震宇

拥有多年国际律所和香港执业经验的丁震宇说,合并后他将重点关注增强律所在大湾区的实力。詹昊也指出,成都、武汉、杭州等地将是未来新所布局的目标。

事实上,合并的想法在两家事务所的议程上酝酿已久,却是一趟深圳的意外之旅令双方一拍即合。成立于2004年的世泽在过去十年,先后接触过七家潜在的合并对象。而詹昊提到,成立于2012年的安杰所经过多年高速发展后,“往后的发展可能面临瓶颈期”,因此从2018年起即开始考虑与有质量的事务所合并,并先后接触了五家事务所。

今年4月,在带着管委会的任务前往深圳考察设立分所的可能性时,丁震宇见到了安杰深圳办公室管理合伙人郭静莲。丁震宇回忆说:“当时郭律师问,既然两家所都在寻求做大做强,有没有可能大家combine在一起?我当下就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两家的洽谈由此开始。经过数轮谈判,双方于7月底迅速达成了合并决定。

律所的合并本身绝非易事,对于两家已然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律所尤为如此。过往由于人员流失、管理与文化上的冲突等导致律所合并失败的案例,不在少数。“简单而言,这就像婚姻一样,”詹昊说,“大家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太多财富、太多包袱,可以走到一起,相反,随着年纪渐长,要在一起结婚其实并不容易。”

“我希望两家所的各位同仁,如果大家走到一起成为安杰世泽的同事,就一定要摒弃一种‘你从哪儿来、我以前的经历如何’的观念,”詹昊说,“以后只有‘安杰世泽’这一个概念,如果大家在新的平台尽情投入,那么这个事务所就能做好,这次的合并就能成功。我自己首先要带头。”

为了避免在发展规划、治理结构和执行力方面种种中国律所常受诟病的问题,詹昊期待新所从三个方面做出改变:

(1)探索出一个既有效率又保证公平的管理机制;

(2)法律技能与行业知识并重;

(3)营造一种律所内全新的、有激励、有幸福感的工作方式。

具体来说,“合伙人和合伙人,不是内部的竞争者,而是相互的协调者和推销者;律师与律师助理,不是简单的雇佣关系,而是共同成长经验的分享者和团队之间的互相支持者;律师事务所和合伙人,不是简单的提成、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而是合伙人自己的发展前途与律所的前途能有完美的契合,” 詹昊说。

“每一个人,不管你是合伙人、律师、秘书,还是后勤管理人员,或者身居宣传岗位,大家都能够分享事务所发展的红利。”

新所将继续采用安杰所的管理和分红模式,即在公司制和合伙制之间找到平衡:一方面鼓励合伙人创收,创收主要部分仍由合伙人支配;一方面进行公共积累,用以事务所建设和发展。

“明年年初的合伙人会议上,我们可能会通过一个与市场结合更紧密的薪酬安排,”丁震宇说。

他说,两家所在公共预算方面的合并,除了能提升初级和中年级律师的待遇外,更涉及到常被律所忽视的高年级律师的福利,即资深顾问和授薪合伙人。

此外,为了保证规模化的同时维持服务质量,詹昊补充,新所今后无论是在开设分支机构,还是吸收合伙人、团队加入时,将以“积极、谨慎”为原则,并提升权益合伙人的门槛,在保障发展的同时,防止“鱼龙混杂、泥沙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