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经济下行与贸易紧张的至暗时刻,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企业面临何种机遇与挑战?靳海莲报道。

克尔·乔丹在选择状告中国公司乔丹体育时,这位前芝加哥公牛队的传奇球星未曾料到,一系列事关他名字和形象的知识产权纠纷将持续八年。

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撤销先前对“球员剪影+文字”组合商标的所有裁定与判决,该商标现将重新由知识产权局裁定,此为双方68件进入最高院的商标争议中的最后一案。

若无意外,迈克尔·乔丹在中国的这一重要胜诉本应是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一枚重磅炸弹,却迅速淹没在新冠病毒相关消息中。

不过,尽管疫情笼罩,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发生了诸多不容忽视的事件。

2019年末,中央政府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紧接着,年初中美两国签订第一轮贸易协议(《协议》),迎来短暂休战。

国际政治形势瞬息万变,知识产权作为两个超级大国贸易谈判的重要部分,其动向势将牵动各方神经。

3月初,国家知识产权局(CNIPA)连续驳回了百余起与名人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并公开曝光申请人和代理机构的信息。

遭到恶意注册的名人包括: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钟南山、李兰娟,以及首批向外界透露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医生。据报道,“李文亮”曾被用于注册医疗器械、医药和食物等类别的商标。这一迅速反应被认为是中国政府对《协议》中承诺“打击商标恶意注册”的兑现。

4月16日,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定“NEW BARLUN”品牌方中国公司纽巴伦构成不正当竞争,赔偿“New Balance”商标权人新百伦贸易1080万元。

4月2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CNIPA)发布《2020-2021年贯彻落实<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意见>推进计划》,细化;次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侵害知识产权及不当竞争案件确定损害标准的指导意见及法定赔偿的裁判标准。

机会、风险与忧虑

海信集团法务与知识产权部总经理刘振顺预测,企业将在知识产权战略上作出多方面的调整和转变:“从不关注知识产权向关注知识产权转变,从重视知识产权数量向重视知识产权质量转变,从仅仅重视保护自有知识产权向应对外部知识产权风险转变;而这些转变将倒逼企业开始加强知识产权团队的建设,无论是团队规模还是人员素质。”

关于知识产权,除“打击商标恶意注册”外,中美两国还在商业秘密保护、与药品相关的知识产权问题、专利有效期延长、地理标志、打击电子商务平台上的盗版和假冒、打击盗版和假冒产品的生产和出口,以及加强知识产权司法执行和程序等方面达成共识。
清华同方总裁助理、法务部总经理苏云鹏评价,“《协议》几乎涵盖各种类型的知识产权,并针对知识产权确权维权中的难点问题提出了要求,是对WTO框架下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进行了升级”。由此,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将更有力、更全面。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