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人生

0
393
Jiang Ying Lego

乐高集团法务总监江瑛分享三个与鸟有关的故事,以及如何从中获得与法务工作、职业发展及生活相关的灵感

第一个故事:聆听

2014年,我开始学习观鸟,在上海市周边做鸟类调查的过程中,老师对我说:观鸟其实就是磨耳朵,需要抛开所有环境杂音,专注于这些鸟鸣。

这种听鸟的专注,也不知不觉地投射在我的工作中。2016年初,我在可口可乐工作时接手了一个重要的市场合作项目,整个谈判持续了近一年。到圣诞节临近,我们双方都期待那天能最终完成所有合同的谈判。

那天的会议从早晨8点开始一直到下午4点,但仍有最后一条业务条款双方互不退让。

对方律师最后说“我们希望双方都能各退一步,结束这一条拉锯战,庆祝圣诞”。

那一刻,不知是什么原因,我的耳畔突然飘过曾在农田里听到的鸟鸣声。我从对方律师看似平静的语调中听到了一丝急切,似乎在预示着他的防线开始松动,只要再坚持一下,就能结束战斗。而这时,谁能坚持到最后,谁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通过一个小时的攻坚,对方终于妥协了。这时候,对方律师走过来和我握手,对我说:您是我见过最专注的一位谈判律师。

这个经历告诉我,我们聆听的目的是为了有力地回击,好好“听”远比好好说更重要。

第二个故事:乘风

我刚从律师转型法务的时候,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很多理念要改变,最初的两年,几乎每天都加班。

有一天在新员工培训结束后,有一位新同事走过来。我本以为她会询问关于刚才培训的事宜,结果她问:“一直听说我们公司有一个特别豪华的健身房,很想去体验一下,不知在哪里?”

那一刻,我愣住了。我才意识到我进公司的两年多来,竟从没去过那个健身房。

我开始反思自己:我每天加班是为了什么,为了提高自己的法律专业能力吗?每天埋头苦干的事情,有多少能真正提高我的专业能力,又有多少其实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劳作。

工作中的二八原则众所周知,而法务的工作,也需要这样的原则。20%的时间用来做日常标准化的事情,80%用来研究新问题、学习新知识、参与新的项目。而这80%之中,又有一些可以落到标准化的20%里去。周而复始,我们才能在工作中不断成长。

最悲苦的人生是在一个常态的面上做一个勤奋的点。将会被高科技所替代的低附加值工作,就是一个正在下沉没落的面和体。因此,我们需要转变思想观念,调整工作模式,寻找高附加值的工作,真正为企业创造价值。

而这时,我不禁回想起金门大桥上顶风翱翔的信天翁,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调整翅膀,选择最佳的飞行体态以适应不断变化的风力风向。

就像信天翁的飞行要借助变换的体态,工作中点的崛起也要借助线和面。一个人要做成一件事,其本质不在于能力有多强,而在于乘风借势,顺势而为,方能于万仞之上推千钧之石。

第三个故事:迁徙

冬天是观鸟人特别喜欢的季节,因为这时成千上万只候鸟南迁。候鸟克服长途飞行的辛劳、大自然的艰难险阻。它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回家。

所以,迁徙中的鸟类目标明确;人也一样,需要在前行时明确目标。难在抉择,而贵在坚持。

我在2018年毅然决然地辞去了安稳的工作,赴美求学,那年,我34岁。在伯克利法学院当年录取的所有LLM学生中,我的年龄几乎是最大的。而在机场与家人告别的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人生难得几回搏,我做出这样的抉择,也受到了很多朋友的劝阻:“你已不再年轻”。正因如此,我才特别想走出去,像鸟儿那样飞越太平洋,去到大洋的另一端看看。虽然不再年轻,但我要像迁徙的鸟一样,目标明确。我不仅是为了专业学习、考Bar,而是更多地去拓展自己的知识结构,认知维度以及人性的容纳度。

其实我那一届也有不少来自红圈所的资深律师和合伙人。他们有时会半开玩笑地说我,你怎么还和小朋友参加这些活动呀。因为我从离开中国的那一刻,已放下所有过往的光环和骄傲,我告诉自己,一切从零开始。

除了法学院的课之外,我还修了哈斯商学院的课程,是那届国际法律学生中修得学分最多的。我不仅参加了法律专业的学术社团,还包括环境保护、难民援助等活动。我也是唯一一个,与JD学生一起冒着危险,奔赴墨西哥边境参与国际难民援助工作的LLM学生。此外,我还有幸代表伯克利法学院去华盛顿特区参加了全美LLM国际商事仲裁比赛。

这段求学之路也告诉了我,其实,学习有很多种,不在乎有没有人教你,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这种觉悟和恒心。最困难的是决定采取行动,一旦开始行动,剩下的仅仅只是坚持。

你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和爱过的人,都会成为你人生路上的指路牌。那些也许你已忘却了的片段,其实都在指引你前行的方向。人生的迁徙,就是做内心有确定的事。

最后的话:惜羽

细节决定成败,鸟儿在小溪边用嘴衔些水洒在身上,细心清洗梳理着羽毛,然后骄傲地振翅飞翔。愿每一个想要高飞的人,都如鸟儿般爱惜自己的“羽毛”,朝着自己的方向,坚定地乘风飞翔。

作者:乐高集团法务总监江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