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 仲裁院)自1923年成立以来,任命了该机构的首位女性主席Claudia Salomon。她和我们讨论了她的新角色,并分享她对亚洲争议解决环境未来发展的预期

《商法》: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司法管辖区设立自己的仲裁机构,请问您是如何让ICC仲裁院始终在亚洲占据一席之地的?

Claudia Salomon:我们在努力扩大ICC仲裁院的亚洲地位,并且充分相信亚洲当事人的案件会有所增加。去年,ICC仲裁院的当事人来自全球145个国家和独立法域,其中25%来自亚太地区。我们在香港和新加坡部署了亚洲案件管理团队,从中国内地、香港、印度和新加坡招募人才。

我们的北亚区主管和团队位于在上海设立的办事处,南亚区主管和团队则在新加坡。ICC仲裁院的亚洲面孔达到史上最多,其中包括来自中国内地、印度和新加坡的副主席。ICC争议解决事务管理委员会纳入了新加坡首席大法官梅达顺(Sundaresh Menon)和Netflix Korea的法务总监Liz Chung。

我们正密切关注中国《仲裁法》的最新修订进程,该修订草案法现正在征求公众意见,当中载有关于国外仲裁机构在中国建立案件管理办公室的条款。如果有这方面的机会,我们一定会尽力争取。

近期而言,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推出各种为重要利益相关者、企业法务、年轻法律工作者和仲裁员量身定制的培训项目。国际商会青年仲裁员论坛(ICC YAF)的南北亚区域是其中的关键环节。我们同时致力于提升国际商会亚洲仲裁员的知名度和人数。

2018年,ICC推出了费用较低的简化仲裁流程,即由一名仲裁员裁决案件,并由案件管理会议在六个月内作出最终裁决。视乎合同订立的时间,低于200万美元或300万美元的案件自动进入简化流程。这种形式大获成功,广受欢迎。我们经手的很多案件当事人都选择进入简化流程,即使有些案件争议金额已经超过标准。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38%的新争议案件涉及金额都不超过300万美元。

根据ICC仲裁规则,当事人如果无法等到组成仲裁庭,也可以通过特定流程,向紧急仲裁员申请临时救济。紧急仲裁员必须在15天内下达裁令。自我出任ICC仲裁院主席以来,我们受理了大量的此类申请,在周五晚上尤其频繁。曾有一位申请者一次性提出六项不同的申请。但针对每一宗案例,我都能够非常迅速地任命紧急仲裁员,大多不需超过24小时。

展望未来,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驱动全球经济发展但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的中小企业。我们意识到,它们需要高效解决低价值纠纷的渠道。我们与ICC其他分部紧密合作,在世界各地建立创业中心,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和协助。

此外,我们非常重视科技相关的纠纷,比如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高端制造领域即将迎来迅猛发展,相应的纠纷也一定会增多。大约40%的ICC案件都属于能源或工程和基础设施类别,我们预期这种现象仍将持续,特别是在亚洲。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please subscribe today.

你需要登录去解锁本文内容。欢迎注册账号。如果想阅读月刊所有文章,欢迎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