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上市地选择策略

作者: 杨科、朴昱,天元律师事务所; 纪晓东,天元香港联营所纪晓东律师行
0
65

2021年已近年中,中国境内资本市场、中国香港资本市场和美国资本市场作为中国企业的主要上市地,均延续了繁荣的发展态势。IPO热潮下,中国企业如何选择真正适合自身的上市地?笔者根据在资本市场多年的从业经验,简要评析当下三大热门上市地的独特优势和选择策略。

杨科, Yang Ke, Partner, Tian Yuan Law Firm
杨科
合伙人
天元律师事务所

境内资本市场

2020年A股共有近400家企业完成IPO,募资金额接近4700亿元,创近10年来新高。相较于2019年,IPO企业数量和融资额几近翻倍。而刚刚过去的2021年第一季度,有100家企业登陆A股,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继续延续了A股的强劲发展态势。

2020年以来,从新《证券法》的实施、科创板试点注册制走向常态化,到创业板注册制落地,再到深交所中小板和主板合并,A股市场一系列的结构性改革措施,使得A股在全球资本市场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而科创板的推出和注册制的落地无疑起到了核心作用。2020年募资规模排名前10位的IPO中,科创板占七席,而注册制下创业板新股上市超过60只。

相较于港股和美股,A股IPO的估值历来具有相对优势,但A股IPO的盈利要求高、周期长,又将很多优质企业拒之门外。而在注册制下,公司的平均IPO时间已接近境外成熟资本市场上市所需时间,科创板也为尚未盈利的企业敞开了大门,使得很多拟赴港、赴美上市的企业,将直接在内地资本市场融资纳入了考虑范围。

在IPO繁荣的同时,2020年有16只老股被强制退市,创下了A股史上强制退市数量的年度新高,58家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全年累计作出行政处罚超过289份,罚没金额合计40余亿元,并开出了史上最大单笔罚单;2021年,监管机构再次以实际行动诠释“注册制绝非来者不拒”,多家企业撤回IPO申请。这都说明,登陆A股绝不再是企业发展的安全网,而是企业的新起点,制度设计将鼓励越来越多企业更加注重自身的“内功”,而令 IPO成为企业水到渠成的选择。

我们必须承认,相比港股美股等成熟的资本市场,A股市场在审核方式、退出机制、法律救济措施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整个A股市场正在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向实体经济敞开大门,笔者相信,一个健康发展的A股市场必将赢得更多优质企业的青睐。

纪晓东, William Ji, Partner, William Ji & Co
纪晓东
合伙人
纪晓东律师行

香港资本市场

2020年,香港联交所在过去12年中第七次登上全球IPO集资榜首,集资额高达3975亿港元。取得可喜成绩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于申请香港上市的接近400家企业中,只有154家成功挂牌上市。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于,近几年香港监管机构在某些重大法律合规问题上的收紧趋势。由此可见,要进入这个亚洲最具活力的资本市场绝非易事,笔者认为,选择合适的中介团队是企业顺利成功上市的第一步。从上市律师角度来看,企业筹备港股上市必须部署好前、中、后全盘策略:

“前”——启动上市计划前,应当尽早聘请经验丰富的境内外律师,从而协助企业评估及搭建最合适的重组架构,同时协助企业预判并重点梳理重大法律问题及整改措施,如相关问题无先例参考或解决方式存在争议,可尽快协助企业于申请上市前与香港联交所做预沟通,寻求监管指引,从而更有针对性地解决相关问题;

“中”——启动上市项目后,积极配合上市保荐人的尽职调查工作,并发挥主观能动性协助协调其他中介结构,将工作前置,从而提前考虑并解决香港监管机构关注的问题,从而节省后续上市流程中监管机构的审批时间,更高效地推进上市时间表;以及

“后”——递交上市申请后,一方面快速、高效回复监管机构提出的问题,力争尽快进入聆讯阶段,确保发行窗口,另一方面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协助公司邀请基石投资者助力顺利发行。

朴昱, Piao Yu, Partner
朴昱
合伙人
天元律师事务所

美国资本市场

对于转型升级的新业态而言,相较于A股严格的上市条件和难以预测的审核周期,选择美国资本市场更为适合。

选择哪里上市,是一家企业在发展战略上的长期考量,也是优先级的选择,很多企业的优先目标就是快速融资,投资人也更接受美国上市流通后便捷的减持规则。受益于美股完全的注册制,企业从首次递交招股书到成功上市平均耗时三个月。

美股IPO快速、高流动性和高估值的特点,加之后疫情时代多种因素的叠加,造成美国股市屡创新高,中企赴美的热情也从2020延续到2021年,前四个月中企在美国已经筹集了将近70亿美金,而2020全年有34家中企完成美股IPO,共募集资金约124亿美元,这些企业主要分布在信息服务、媒体、金融服务,以及医药医疗、消费行业。那些出于应对地缘政治风险而考虑港股二次上市的企业来说,迅速完成美股上市也为其未来的回归争取了时间。

同时,监管环境变化和中国企业的盈利能力能否支持一些中概股公司持续的高估值和流动性值得关注。

此外,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使得在美上市的公司面临一些审计风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3月25日发布公告,该法案已通过最终修正案,规定外国发行人连续三年不能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要求的,其证券将被摘牌。去年8月美国财政部曾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建议那些来自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无法实施检查的法域的公司提高上市门槛,要求已在美上市的公司最迟于2022年前满足委员会开展检查的相关要求。同时,依据中国《关于加强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的规定》和新修订的《证券法》,向境外提供审计工作底稿和其他配合调查取证的活动,亦应遵守中国法律的规定。

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要求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在强化信息披露和应对域外审查等方面,提前做好准备。


杨科是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他的联系方式是电话+86 10 5776 3555以及电邮yangke@tylaw.com.cn

纪晓东是天元香港联营所纪晓东律师行合伙人,他的联系方式是电话+852 3500 8638以及电邮 william.ji@tylaw.com.hk

朴昱是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她的联系方式是电话+86 10 5776 3886以及电邮yupiao@tyla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