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最”号

0
344

5月,第一艘“Chinamax”型矿砂船缓缓驶入里约热内卢州的瓜纳巴拉湾。

CBLJ 1106这是一种新型干散货船,长326米,单程可将40万吨铁矿石从巴西运至中国,运载能力为该航线常见船型的两倍。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公司订购了多艘该型号矿砂船,显然,其坚信中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巴西铁矿石的需求将有增无减。

继去年4月的专题报道后,本期《商法》再次聚焦中国与拉美的贸易与投资。远隔重洋万里,中国与拉美各国的经贸往来持续升温。2010年,中国成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增长53%,达到560亿美元。同年,中国对巴西直接投资170亿美元,占巴西外商投资总额的36%,这一数据源于圣保罗的智库Sobeet。

拉丁美洲为中国公司提供了众多发展机遇。正如本期报道中所揭示的那样(见《踏着探戈舞步的中国资本》一文),中国公司正在向价值链上游进军,而不再局限于自然资源领域。5月,商务部部长陈德铭率领中国代表团访问巴西时,表示吉利汽车有意在巴西设厂。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也将在圣保罗附近建立工业园,可提供2000个就业机会,其中包括200个研发岗位。

对于中国律师而言,拉美仍是一块有待开垦的处女地。而与此同时,在拉美和中国拥有办公室的国际律所日益增多。

随着经贸关系的深入,摩擦亦随之而来。数据显示,中国对拉美的出口和投资远大于拉美对中国的出口和投资。在非洲,淡水河谷与中国公司在争抢当地的矿产资源。在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有人担心中国商品的涌入会冲垮本国相关产业。

或许,尽管经济往来密切,但双方对彼此的文化传统和法律制度却知之甚少,还需好好补课。此外,本期《商法》还对中国资本市场法律服务进行了综述和展望。通过这些全面和深入的报道,我们将继续为远赴海外的中国企业和来华投资的外国企业提供最具价值的商业法律资讯。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