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所在量和质上的双重提升向在华的国际律所提出了更大挑战,但国际律所绝不轻易言败。作者:高飞

去的12个月并不是国际律师事务所在中国最好的时光。他们的中国同行正变得越来越老练,拿走了大量原本被国际律所视为囊中之物的业务。但国际律所仍旧保有微弱的优势,他们正在竭尽全力保持自己的市场地位。

“国内律所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国际化。纯粹的境内业务,尤其是传统的合资、独资工作,已经逐渐向国内所转,”霍金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主管合伙人魏军表示,“外所一定要做一些高端业务,或是比较复杂的并购、项目融资,不然就很困难。还有一定要专注于某几个领域,不能什么都做。我们必须去开发一些新的产品。”

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负责人王说:“一般的外商直接投资公司业务和合资项目将更多的由跨国公司的内部法务团队处理,中小投资者也会更多把这些业务交给中国律所。但国际律所仍然是跨国公司在全球业务和合规事宜上的首选。”

tough-times-wang-yi

温斯顿律师事务所亚洲业务部主席和香港分所合伙人陆志明也看到,国际律所相对于中国律所的优势正在被侵蚀。“在国际律所工作过的律师近几年转而为中国本土律所工作,国际律所已经不能再声称‘更高质量的法律服务’和‘英语能力’是自身的差异化因素了,”他说。

“此外,国际律所面临着来自中国律所的激烈价格竞争,因为国内律所也可以提供类似的服务。市场准入限制和禁止直接参与中国法律事务也一直是国际律所在中国法律服务市场拓展业务面临的传统障碍,”陆志明说。他认为,合作运营可能要好过恶意的价格竞争,一些国际律所和中国所在上海自贸区建立联营办公室就是很好的例子。

高效灵活

经济环境的不断变化使得客户的需求也在改变。国际律所也在调整自身策略,应对变化。

“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全球化、复杂化和规范化,客户需要越来越多的跨领域的建议。只有拥有一套完整的服务和强大团队合作精神的律所才能为客户提供综合、全面的建议,”百思通律师事务所中国区负责人司敏嘉(Gaby Smeenk)表示。

CMS中国上海代表处管理合伙人邬丽福(Ulrike Glueck)发现,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在放缓,而租金和工资继续上涨。“这使得盈利能力受压。国际律所需要把重点放在效率上,而且我们已经在这样做了。这包括使用技术手段削减标准化工作的成本和法律翻译的费用,比如翻译软件,”她说。

tough-times-ulrike-glueck

诺顿罗氏的王表示,中国客户对律师事务所以下几方面的要求更高了:国际覆盖范围和“一个团队”的工作模式、对相关领域的深入了解和丰富经验、中国本土团队的执行能力、带头合伙人较强的沟通协调技巧、快速的反应能力和高效的工作。

“在中国的国际律所必须更加本土化,并由可以讲普通话、拥有丰富的跨境或国际交易经验及良好的服务中国客户记录的合伙人领导,”她说。“国际律所应考虑采用中国律所的传统工作模式,并且在收费方式上更加灵活。中国公司以及跨国公司在法律服务上的预算在收紧,更严格控制法律支出。国际律所必须提高工作效率。”

司敏嘉表示,和往年相比,百思通在过去12个月并没有感受到更高的费用压力。“部分上是由于我们在收费安排上的灵活性。我们不只是基于小时收费,也可以根据客户的意愿和预期设计费用安排,”她说。

境外机遇

随着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持续增长,国际律所的机遇也在增加。“国际律所在对外投资上相对中国律所有优势,因为其中经常涉及美国或其他外国法律,”陆志明说,“比起相对年轻的中国律所,国际律所有更好的资源和人才储备,中国律所有一些十分有才干的律师,但他们大部分在中国境内工作,而非常驻海外。”

tough-times-simon-luk

邬丽福表示:“在中国境外业务上,我们看到中国企业收购西方公司的申请以及实际发生的交易都显著增长,其中还包括几宗涉及多个法域的交易。”

斐格毕迪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管理合伙人严瑜表示,中国企业今年上半年对外并购交易量和金额跟去年比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商务部公布第一季就有140 多宗海外并购案例,大概几百亿美元交易额。最大的是中国化工计划以430亿美元收购瑞士农化和种子公司先正达,这是目前中国企业最大的海外并购案,”她说。

诺顿罗氏的王注意到:“中国政府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法规,以进一步鼓励中国企业投资或收购优良的海外资产和业务,并进一步简化了海外直接投资的审批程序。”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大中华业务主席杨长缨看到,监管机构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要求不断放宽。她表示,国家发改委现在允许中国公司或其离岸分支机构在未经其事先批准的情况下发行中/长期外债。“现在的要求只有一个全国性的额度和国家发改委的登记制度,”她说。

tough-times-cathy-yeung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2016年4月发布通告,推出了一个追踪离岸金融机构提供给中国境内实体的人民币或外币融资的系统。这个通告取消了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在外债上的额度和逐个审批的要求,放宽了对中国企业借债的管理。现在中国企业要基于风险加权的方法计算自己的借贷上限,杨长缨表示。

“国家发改委的新登记制度和人民银行的新通告都简化了中国企业直接从离岸借贷市场募集资金的程序,”她说。

不过,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海外投资前景似乎有所不同。王说:“国际经济的低迷和反腐败行动使国有企业的积极性降低,但私营企业则不受影响。我们看到更多的私营企业正在进入国际市场,对不同的领域都表现出兴趣。”

受中国投资者欢迎的对外投资领域已经从以前的能源和资源转变为包括高端制造业,技术、媒体和电信,娱乐,房地产和医疗保健在内的多个领域。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