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世界经济重归增长原点,无论是中国企业的投资兴趣,还是市场对中国资本的需求,都在上升。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保持乐观,但在中国企业全面恢复海外投资前,尚有若干挑战须克服。范可明(Mithun Varkey)报道

上一个十年,中国企业专注于以全球投资拉动增长。从一开始的大型基建、采矿和房地产项目,到后期的高科技和文化投资,中国的企业家是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最重要的外商投资来源。

疫情让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投资不得不踩下刹车,但如今,中国已成为率先走出新冠阴霾的大型经济体之一。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有望过去,企业重启投资项目,形势又是一片乐观,在全球经济格局的重塑过程中,中国投资势必成为核心。

国际投资的阻碍因素依然存在——地缘政治紧张,经济国家主义抬头,监管审查收紧。不过,我们采访了各国专做中国业务的律师,从他们的采访中可看出,大家就中国对外投资的整体情绪仍然是乐观的。

离岸律所凯瑞奥信驻新加坡的管理合伙人麦安腾Anthony McKenzie)认为,由于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进行管控,并加大对海外投资的审查,中国的境外投资活动自2016年以来就有所收紧。“新冠疫情以及持续的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则让境外投资活动进一步下滑,现在仍然阻碍着中国企业在境外,尤其是在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投资活动。”

“另外,北京方面推出双循环战略,推动产业升级和国企改革,因此,这几年的并购都在境内发生。不过,尽管有以上种种制约,我们预计在2021到2022年,中国企业通过离岸法域进行的境外投资活动,尤其是在亚太地区的境外投资,相较于2020年仍将有小幅提升。”

中国的双循环战略旨在通过优先考虑国内消费,同时对国际贸易和投资保持开放,重新调整其出口导向型经济。

庞冉则以一句话来总结对中国投资的中期展望:“简言之,乐观。”庞冉是中东欧律所Kinstellar中国业务组的负责人,常驻布拉格。

庞冉-Rita-Pang-Kinstellar律师事务所-中东欧中国业务组负责人-布拉格(捷克)-Head-of-China-desk,-Central-and-Eastern-Europe-Kinstellar-Prague,-Czech-Republic

“一带一路倡议依然活跃,每一个中东欧国家都签约了一带一路项目,中国企业对基建和能源领域比较感兴趣,并且越来越重视可再生能源,这背后都是一带一路的驱动,”她说,“中国在中东欧的投资也并非一帆风顺,尤其因为出现了疫情,去年就有所下滑。不过今年又恢复过来了。”

意大利律师CBA的合伙人Angelo Bonissoni也说:“我非常看好中国企业在意大利的投资。”

常驻米兰的他指出,中国在意大利企业的投资非常多,且具有很高的战略价值,尤其在能源和电力领域。“趋势是向好的,不会受疫情太大影响,” Bonissoni说。

比利时律所KA Legal驻布鲁塞尔的高级合伙人Konstantinos Adamantopoulos也认为,中国在欧盟的投资前景乐观。“总体上,欧洲欢迎中国的投资。但在过去两年,中国投资在欧盟市场的补贴行为,引起了欧盟和成员国的担忧,他们认为有必要维护市场的公平。”

倪思昊(Nils Krause)认为,疫情预计还会继续,但中国经济在过去几个月继续稳步复苏。他是欧华律师事务所驻汉堡的德国公司和并购事务团队负责人和合伙人。“不过,在全球并购活动复苏的背景下,中国的境外投资依然保持在较低水平。”

“整体投资呈下降趋势,但交易(尽管交易额较小)数量有上升,”他说,“德国依然吸引着中国投资者,是2020年接收中国投资最多的国家。”

中国投资也很早就进军了葡萄牙,里斯本律所ATMJ Law的创始合伙人António Jaime Martins表示。“中国公司在2011年抓住了葡萄牙私有化开始的时机,投资了能源、银行、保险、房地产、工业、农业(红酒)和畜牧等行业,中国公司视葡萄牙为进入欧洲和其他葡语国家的门户,”他说。

Martins提到,中国投资人也投资房地产,并指出中国人是获批葡萄牙“黄金签证”最多的群体。“黄金签证”是一项针对非欧盟国家国民的欧盟居留许可计划,通过投资可获得公民身份或在申根地区的永久居留权。

“这个投资移民计划(ARI)自2012年10月推出,截至2018年11月,在六年时间里,共3981名中国人获得黄金签证,”他指出。

Thiago-Vallandro-Flores-Dias-Carneiro-Advogado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圣保罗(巴西)-Partner-Dias-Carneiro-Advogados-Sao-Paulo

欧洲的发达市场对中国投资保持乐观,而新兴经济体,尤其是拉丁美洲、非洲、南亚和东南亚,则在积极寻求中国资本来满足它们巨大的基建和融资需求。

巴西律所Dias Carneiro Advogados驻圣保罗的合伙人Thiago Vallandro Flores表示,中国一直是巴西主要的贸易伙伴,也一直在巴西进行战略性投资。“来自中国的外商投资额一直很高,两国的经济也有互补性,因此,接下来几年,中国仍然是巴西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帮手之一,”他说。

“众所周知,巴西自然资源丰富,论大宗商品的生产和出口能力,以及开发新农业态的能力,其他国家望尘莫及,而中国则在基建方面有着无可置疑的经验。”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subscribersubscriber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please subscribesubscribesubscribesubscribe today.

你需要登录去解锁本文内容。欢迎注册账号。如果想阅读月刊所有文章,欢迎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