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报告

0
84

治的一项基本原则是,法院应当为其裁决提供书面理由。这一点在所有法域都很重要,包括以判例法(或称法官制定的法律)为法律来源的普通法法域。本专栏曾指出,普通法法域的法官必须就其判决提供详细的推理解释,以便公众清楚地理解判决及其确立的法律规则。并且,判决的推理解释必须准确地记载于判例汇编之中并开放给公众, 以便其他法院、律师和社会公众能够通过查阅司法判例,从中找到相关法律[见《商法》第3辑第2期:约束力还是说服力?]

本篇讨论法律报告在普通法法域的历史和使用情况,并概述中国大陆法院应当提供书面理由的立法依据。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目前被借调到澳大利亚法律改革委员会担任特别顾问,协助其调查该国公司和金融服务方面的法规葛安德的著作《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 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