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知识比价格更重要:法律费用日益高昂,但中国公司并不畏惧。Vandana Chatlani为您报道。

着中国公司通过投资、收购和集资不断提升其在海内外的存在感,律师事务所面临着更加艰巨的挑战。拼多多、爱奇艺和哔哩哔哩等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蚂蚁金服、滴滴出行和京东金融的投资;以及山东如意集团收购瑞士奢侈品品牌Bally的股权、三峡集团以109亿美元收购葡萄牙电力巨头葡萄牙电力公司、曲美家居集团拟收购挪威家具制造商Ekornes等收购案等。这些仅仅是今年成为热点新闻的诸多交易中的几个代表。

客户变得更加精明,律师也必须提高其业务水平,不仅要指引客户应对中国复杂且不断变化的监管格局,还要一直同步了解中国投资标的所在的海外司法辖区不断变化的法律。国际律师事务所与本土老牌律师事务所竞争激烈,一些国际律所与中国本土律所建立合作关系以加强其信誉。

中国本土成长的律所也调整了他们的收入模式。部分本土律所通过稳健的各项交易表现建立了客户对他们的信心,而另一些则在亚太地区进行扩张,赢取国际客户的任务委托,以免其外国竞争对手先下手为强。

公司的法律顾问称,他们乐于为高质量、快速、精准和全面的法律建议付费。某国有保险公司一位法律顾问说:“我们相信,当我们对律所作出指示时,价格方面的考虑不应以任何形式优先于我们对工作质量的要求。”

但是许多公司仍会仔细审查费用选项,以便于更好地管理其法律预算。他们也已经开始收回大部分曾经外包的工作,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雇佣私人法律执业者。许多公司都掌握了以紧张的预算管控法律开支的艺术:培养内部律师、借助技术进步、将模板和文件标准化、在仍要雇用外部律师的情况下改进其谈判技巧。

企业对控制法律预算的重视转化为了费用压力以及本土律所和国际律所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国律所都在努力通过提供有竞争力的费率、加强业务领域实力和招聘新人才来保持盈利。

瀛泰律师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周波指出,虽然律所之间的竞争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费率,但是客户可能不会始终从中获益:“一些律所利用低价吸引客户,但最终,客户也只能获得和这些低费率相当的服务,这是适得其反的。”

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张志表示,由于法律从业者人数大幅增加、“律师事务所之间竞争激烈”,中国的法律服务市场已经成为了一个“买家市场”。

“我们看到许多律所试图以低价取胜,但是客户常常因为信息披露不足而将他们解雇,”兴浦律师事务所主席和执行合伙人Peter Pang说道。

但是律所及其费率之间的竞争并非是降低法律费用的唯一因素。人工智能在法律工作中的使用、在线法律文书和建议的出现、越来越多非律师人士从事法律工作,以及跨司法辖区提供法律服务,都对费用结构产生了影响。

“尤其是法律科技的出现,和互联网大数据在行业内的应用,加快了行业的服务效率,但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单位利润,”达晓律师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林蔚说。

通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新阳预测,从长远的角度看,“低价竞争现象应该会逐渐减少,市场会更加理性”。

目前,较小的律所还在努力求生存,而较大的律所已经明确了他们的地位,以及如何说明其开出的价格的合理性。“如今中国律所收取的小时费率已非常接近国际律所收取的费率,”百威英博中国区法律总监于龙涛说。“大型律所在一定程度上垄断了大宗交易市场。”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please subscribe today.

你需要登录去解锁本文内容。欢迎注册账号。如果想阅读月刊所有文章,欢迎成为我们的订阅会员

Law.asia subscripton ad blu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