谐趣背后的美丽心灵

0
49
Christopher-Hunter-photo-for-CBLJ-obituary_L
韩杰思(Christopher Hunter,1964-2021)

韩杰思,China Business Law Journal《商法》和India Business Law Journal的前编辑顾问,于2021年11月21日(星期日)在英格兰伯克姆斯特德的家中逝世。

韩杰思是一名记者,同时也是中文学者。他从1987年至2016年间在香港生活。过去25年有余,他一直在与多发性硬化症搏斗。

早在India Business Law Journal于2007年创刊之际,韩杰思就担任编辑顾问,此后在2009年联合创办了《商法》,两套期刊均由Vantage Asia出版。在此之前,他在90年代曾任Euromoney Institutional Investor旗下Asia Law & Practice的中文编辑,在2000年代曾在南京效力《金融时报》。

“韩杰思是我的老板和良师,但更多是挚友”,Vantage Asia的董事James Burden说。“当我去Asia Law & Practice应聘时,他是我的面试官,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他独树一帜的生活哲学。‘如果我炒了你的鱿鱼,你会怎么想?’这是他首先提出的问题之一。”

“奇迹般地,我得到了那份工作,而且没有被炒鱿鱼,韩杰思也成为我在法律出版事业上的导师。十年后,当我决定自立门户,开创Vantage Asia时,我再次向韩杰思请教,他和其他几人随后成为我的合伙人。”

“他的支持给予了我自主创业的信心。他敏锐的头脑、强大的分析能力,以及能够在近乎一切事物中觉察到瑕疵的才能,使他成为交流想法的绝佳对象。他奇特的幽默感和爽朗的笑声,为我繁忙疲惫的初创生涯带来不少的乐趣。我们都非常地想念他。”

Vantage Asia的董事兼《商法》出版人方启理也对韩杰思不吝溢美之词。“尽管身患顽疾,身体状况受限,他始终对内容的品质和业务的发展报以热情,” 方启理说。“他是我们中的灵魂人物,无畏无惧,见多识广,保持着对生活的乐观。他充满关怀之情,我们总能够感受到和他共事的舒适和安全感,以及 “力臻完美” 的坚定信念。我衷心希望,我们能够承传他的坚毅精神,继续与公司向前迈进。

Asia Law & Practice的前董事总经理Dominic Carman回忆:“韩杰思是独一无二的,他思维缜密、直率,不畏表达尖锐的意见。我很幸运有机会从他对中国法律、语言和文化的渊博学识中受到启示。”

“90年代中期,我曾在Asia Law & Practice和他共事,他是一位忠诚、勤奋、热诚的同事。在他古怪诙谐的措辞之下,往往蕴藏着严肃甚至宝贵的见解。我们会永远缅怀他。”

“没有韩杰思的世界失去了一分绚丽,”他在Asia Law & Practice的同事Patrick Dransfield补充。“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利兹大学1983年春季的基督徒学生运动辩论赛。我记得他在一次格外激烈的辩论中兴致高昂、言辞锋利。我们的工作关系始于Euromoney的Asia Law & Practice,之后又曾在数个刊物上合作。”

金融时报电子出版的前董事Adrian Clarke回顾,韩杰思加入《金融时报》时,就准备了一份如何改善《金融时报》南京项目业务关系的概要。“韩杰思的商业头脑,对中国文化和语言的精通,从容不迫的姿态和决心,总是能够带来圆满的成果,”他说。

“韩杰思对《金融时报》当时的40人运作模式进行了分析,他协助制定并执行了我们的积极协作策略,最终的目标是待合同续期时能够退出项目。凭借他游刃有余的运作,这项合伙事业得以在2001年一帆风顺地告一段落。”

Clarke说韩杰思不时需赴南京工作的四年不乏挑战,因为多发性硬化症已经开始对他产生影响。“我记得对待一些棘手的谈判,他总是能够保持积极的心态,而且在南京不遗余力地去搭建巩固人际关系,”他说。“他在卡拉OK和一位南京的资深女主管纵情对唱的一曲(据我所知)著名情歌,至今在我脑中回响,亦博得在场观众的满堂喝彩。显而易见的是,所有的员工,无论来自本地还是西方,都对他充满敬爱。”

韩杰思的追悼仪式已于1月20日在香港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