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损害第三者责任险保单限额待提高

作者: 王霁虹、刘瑛
0
1459

事故的损害后果巨大。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后,各有核国家对核损害赔偿问题更加重视,纷纷修改国内法提高核损害赔偿的限额,而核损害第三者责任保险一直是核电运营商满足核损害赔偿法律要求的最佳选择。

核损害第三者责任险

核事故损害赔偿是指对因核事故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或者环境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王霁虹 律师 Wang Jihong
王霁虹 律师
Wang Jihong

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没有对核损害赔偿立法的国家。《国务院关于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问题的批复》(国函〔2007〕64号)被业界人士普遍认为是中国关于核损害赔偿的重要规定。

64号文第八条被业界作为保险公司承保及核电企业投保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保险的主要依据。该条规定:“营运者应当做出适当的财务保证安排,以确保发生核事故损害时能够及时、有效的履行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在核电站运行之前或者乏燃料贮存、运输、后处理之前,营运者必须购买足以履行其责任限额的保险。”

实践中,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保险(简称核责任保险)以核损害第三者责任险的形式出现在保险产品名录中,其投保人为核设施的营运者,保险标的为核设施。而国内核设施数量有限,与商业保险的大数法则要求相差甚远,故尚无保险公司具备单独承保的能力。

中国目前的核设施投保的核责任保险均由1999年9月2日成立的中国核保险共同体(China Nuclear Insurance Pool,简称核共体)承保。

核共体采用的是“一家出面、多家共保、对外分保”的经营模式。

核共体章程规定,核损害第三者责任险,其保险范围为各种核设施(包括核电站、核燃料循环中各种核设施等)运营商为满足国家核损害相关规定(即关于核事故损害赔偿的限额规定)而必须购买的保险保障金额。

核共体承保操作

实际操作中,由核共体成员公司出具保险单,保单期限为一年,每年到期续转。在首次承保之前由世界核共体体系组织专家检验队伍对核设施进行风险检验,检验合格后方能正式起保。之后,世界核共体体系将定期组织风险检验。

刘瑛 律师 Liu Ying
刘瑛 律师
Liu Ying

保单限额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确定,目前采用的保单限额是依据64号文第七条:“核电站的营运者和乏燃料贮存、运输、后处理的营运者,对一次核事故所造成的核事故损害的最高赔偿额为3亿元人民币;其他营运者对一次核事故所造成的核事故损害的最高赔偿额为1亿元人民币。核事故损害的应赔总额超过规定的最高赔偿额的,国家提供最高限额为8亿元人民币的财政补偿。”

在实际操作中,核共体依据该条规定,核电站第三者责任的限额为4500万美元,另外附加100万美元的附加费用。但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核共体章程中明确:“保单限额根据国家规定的变化而变化。”

保单限额待提高

中国核第三者责任保险发展相对滞后,其主要原因是立法不到位,造成保险缺位、保单责任限额不足等问题。

目前中国核共体能够为核设施提供的核责任保险金额已经满足了64号文关于核损害赔偿责任限额的要求。

表面上看,各个核设施通过投保该等商业险,已经对于可能发生的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做出了充分的保险安排。

但是,64号文因其法律地位的限制,并不一定能保护核电企业仅承担3亿元的赔偿额。

法律层级

64号文既非法律也非行政法规,仅为国务院规范性文件,法律层级较低。当发生核事故时,就其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失,受害人可以依据《侵权责任法》等现有相关民事法律规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而究其造成的环境损害,不仅环境行政部门有权依照《环境保护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而且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还规定了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受害人完全可以根据其他层级更高的法律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更多的赔偿。此种情况下,核电企业本可以选择投保更高额度的保险来保护自己,但核共体承保的核损害第三者责任险的保单限额是根据国家法律规定的变化而变化的,并不是核电企业想投保更多就可以投保的。

要改变这种现状,唯有通过出台更高层级的法律规定,比如《原子能法》对核损害赔偿的限额以及诉讼时效、司法管辖等问题进行规范。

王霁虹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环境、资源与能源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瑛律师也参与了本文的撰写

Environment, Resource and Energy Law Committee

All China Lawyers Association

电话 Tel:

+86 10 8225 5610

传真 Fax:

+ 86 10 8225 5600

电子信箱 E-mail:

wangjihong@vtla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