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正在朝着以尖端技术为动力的国际先进制造业中心转型,当地法律服务需求也随之增长。 陈薇报道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之中,南方城市广州一直扮演着连接中西方的重要通道。这座城市位于珠江三角洲北部,曾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终点站。如今,广州作为华南地区的海陆空枢纽、坐拥世界顶级综合港口,正全力打造一个全球交通和国际商贸中心。

作为中国最富裕省份广东省的省会,广州拥有1867万人口,面积达7434平方公里,与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临近,占据极佳的地理优势。汽车、电子、石化是广州的三大支柱产业,已经形成超千亿元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竞争白热化

2020年,广州GDP同比增长2.7%,达到2.5万亿元,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四。

然而,广州与其他三大一线城市的距离正在拉大。部分原因是该市的高科技和现代化服务行业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也未能跟上数字化转型的高速推进。

广州和上海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两个主要的通商口岸,得益于此,它们迅速崛起成为中国东部和南部的贸易中心。然而,上海已经远超广州,发展成为国际知名金融中心。而拥有腾讯、华为等企业的深圳,也早在十年前就超越广州,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和内地第二大金融市场。

为了弥补差距,广州正在转型。今年三月广州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十四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6%左右,到2025年地区生产总值达3.5万亿元。广州计划在未来五年投资超过2.6万亿元来支持十大重点领域,涵盖科技创新、现代产业、智慧城市、交通枢纽、城市更新、生态环保等。

“十四五”发展规划纲要强调了几大极具发展前景的产业,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全朝晖说,“这些产业是汽车供应链产业、生物医药产业、人工智能及互联网内容供应商产业,还有就是涉及空港陆物流产业、城市更新产业。”

在此背景下,广州的法律市场也正在变化,律师业务类型不断拓展,逐步由传统诉讼业务向知识产权、海外投资、金融证券、房地产、企业改制、并购重组、境内外上市等非诉讼业务延伸。

根据广州律师协会统计,2020年该市律师事务所业务收费较去年增长8.5%,达到83亿元。从2016到2019年,广州律师数量增长46.3%,至15880人,律师事务所数量增长27.5%至770家。

律所扩张步伐在新冠疫情打击下仍在继续。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底,广州律师人数同比增长13.1%,达到17,956名,律师事务所数量增长5.7%至814家。

“然而,律师主要集中在中端、低端法律业务,”广州市律师协会会长、本土所广悦律师事务所主任黄山说,“部分高端法律业务领域的法律人才仍旧紧缺,例如涉外法律业务。”

黄山__Sam_Wong__Wang_Jing_CHI

“未来五年内广州市的法律市场竞争将继续加剧,” 黄山预计,“随着客户对法律服务要求的提高,律所在办公环境、软硬件设施、智能管理、辅助人员(如IT人员),的招募等方面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越来越多的律所基于成本的考虑,不断地往大规模所发展。”

截至2020年底,100名律师以上的律师事务所有28家,较上年增加了八家,黄山补充。

吴清发__Wu_Qingfa__Zhong_Lun-CHI

“随着大量北京所融入设立[广州]分所,而且采取低价竞争的策略,市场无序竞争加剧”,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清发说, “交易难度大、复杂程度高的大宗交易机遇增多,会给我们这些头部律所更多机会,比如大型民营企业的破产重组,省市区重点项目的引入落户等。”

随着北京、上海等地品牌影响力及规模大的律所纷纷在广州建立分所,规模小而又不具备专业优势的律所逐渐被市场淘汰,本土所卓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健斌说。

然而,精品化的律所还面临着其他挑战。敬海律师事务所是90年代初成立的一家广州本地所,专注于传统航运、保险等法律业务领域,因此全国竞争力强,客户相对忠诚度高。

“[我们面临的]挑战在于业务领域相对于综合所比较单调,行业依赖性高,不易转型,客户更新缓慢,受行业影响大,抗风险能力较低,” 该所的执行管理合伙人王骏说。

同时,方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潇指出,随着基层法院的级别管辖金额进一步提高,商事诉讼领域的地域化特征将进一步加强。

最高人民法院于9月26日出台关于调整中级法院(包括知识产权法院、金融法院、海事法院及铁路运输中院)级别管辖的司法解释。新规下,标的不超过人民币五亿元的非涉外、当事人一方非跨省级行政区的民事诉讼案件,一般由基层法院管辖。

肖潇__Alvin_Xiao__Fangda-CHI

“可以预期,未来相当数量的原由中级、高级法院一审的复杂、重大的商事纠纷将由基层法院管辖,” 肖潇说。他补充道,方达广州目前处理的诉讼案件标的多为人民币数千万至数十亿不等。

大湾区核心引擎

律师们表示,尽管面临激烈竞争,但中国雄心勃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计划为广州市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中央政府正在珠三角地区建立一个大城市群,旨在2035年前将该区域塑造成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大湾区由广州、深圳和珠海等九个广东省城市以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组成,总人口超过8600万,2020年GDP达到1.67万亿美元。

“就大湾区政策的落地而言,广州落地的大湾区政策主要的关注领域是就业创业、金融财税、科技创新三个方面”,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立新说。

根据大湾区发展计划,为满足对高端人才的需求,符合条件的境外人士可享受税额补贴,将个人所得税率降低到不高于15%。与此同时,符合条件的港澳专业人士,如律师、建筑师、结构工程师和医生等,可以在通过资格互认或考试安排后,获得内地的专业资格并且在大湾区内地城市执业。

对法律市场尤为重要的是,通过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的港澳律师可以在广东省九个城市执业。首届考试于今年7月31日举办,吸引了约655名香港律师报名。广东省司法厅同时降低了在该省设立粤港澳联营律师事务所的门槛。截至9月,广东省内共有26家联营律师事务所,其中三家位于广州。

“以上政策说明了港澳律师即将可以在大湾区执业,对于企业而言,可获取到的法律服务更加专业化,合规性能更加受到保障,”黄山说。

王立新补充,在科技创新方面,广州政府于9月发布了《创新驱动优惠政策全流程指引》,针对高新技术企业和生物医药产业以及技术合同的认定和登记,系统梳理了包括减免、补贴和奖励在内的税收优惠政策。

在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方面,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于去年9月发布《关于贯彻落实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意见的行动方案》,包含对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三大领域进一步开放的12条具体措施,以支持境外金融机构在广州设立子公司或合资机构。广州同时鼓励该市国有企业联合金融机构及社会资本设立REITs产业发展基金。

从推进重大项目和平台建设、促进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便利化、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推进粤港澳资金融通渠道多元化、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创新水平、切实防范跨境金融风险六个方面提出了66条具体措施。

王立新__Wang_Lixin__KWM-CHI

王立新指出,广州期货交易所的设立尤其值得关注,此为当地政府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绿色金融的一项举措。“相信随着广州期货交易所的成立,未来将会带动整个地区期货业务的发展。”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谢玲丽表示,最近启动的粤港澳跨境理财通项目也将进一步推动区域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通过跨境理财通,粤港澳大湾区居民将可以个人跨境投资大湾区银行的理财产品。

谢玲丽__Xie_Lingli__Dentons-CHI

谢玲丽说,粤港澳经济一体化同时促进了该区域家族办公室市场的蓬勃发展。“大湾区聚集了非常多优秀的民营家族企业,家族财富管理法律服务的市场机会非常多,”她说,“同时,大湾区已经形成了家族财富管理服务的强生态,更有利于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探索与创新。”

同时,中央政府在广州南沙新区片区建立了自由贸易试验区,推出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吸引港澳企业。科技创新产业、先进制造业与建筑业、航运物流业、金融服务业等,可以享受财政补贴和奖励、金融贷款贴息补助等一系列政策红利。

2019年,广州在南沙海关创设全国首个法院驻口岸知识产权调处中心,大幅降低企业维权成本。

张平__Zhang_Ping__JunHe-CHI

君合所管委会成员张平说,广州享有粤港澳大湾区的一系列优惠政策,尽管在力度上比不上近期出台的支持海南自贸港、横琴、前海的创新法规和政策。“但广州独特的营商环境、产业配套、人居环境、人文气息等等铸就了广州这座城市无法替代的吸引力,”他说。

高科技驱动

在中国全力推动尖端和核心科技方面自力更生的背景下,科技创新正是广州发展计划的核心。今年8月,广州出台“专精特新10条”专项政策,从落户投资、研发创新、建设产业园等维度对“专精特新”企业给予支持。

中伦所的合伙人胡铁军指出,广州过去一年,对于“专精特新”行业,包括生物医药、芯片、5G、半导体这些方面有很多扶持政策推出。其中特别值得企业关注的包括人才政策和人才房的政策,以及针对港澳人才的个税返还政策,他说。

百济神州和瑞士的龙沙、英国-瑞典合资的阿斯利康这些大型药企的进入,推动着广州整个创新药研发和生态体系的进步,吴清发说。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从创新和科技产业的繁荣中受惠。中伦所的合伙人张白沙说,随着北交所落地及注册制改革的不断深化,专精特新企业的投融资、IPO资本化运作力度明显增强。他表示,专精特新企业中,新能源板块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特别关注。

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于今年7月启动了市场期待已久的全国性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允许企业交易二氧化碳或其他温室气体的排放许可证,为减少污染提供激励。

同时,广州期货交易所在今年年初正式推出,积极推动碳排放期货产品。这也是中国为兑现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承诺的一部分努力。

“未来,新能源行业作为碳排放权的重要供给方,或将在碳市场中扮演重要角色”,张白沙说,“目前,资本市场对碳市场将如何影响新能源行业保持高度关注,如新能源汽车制造业等。”

广州是全国第三大汽车制造基地,以2020年营收计,广州汽车集团是全国第五大汽车制造商。这为该市开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尤其是电动车和氢能汽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该市瞄准了氢能这一面向未来的能源进行布局,去年印发《广州市氢能产业发展规划(2019—2030年)》,目标建成中国南部地区氢能枢纽,到2030年氢能产业实现产值预计达到2000亿元以上。

为推进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广州市政府与韩国现代汽车签署合约,在当地建设现代汽车的首个海外氢燃料电池生产基地。卓信的陈建斌表示,智能网联汽车领域也为法律市场带来了很多机会。

在产业转型的同时,广州政府也全力开展城市更新项目,通过国有企业和地方债的一些杠杆来推动工作,为了大湾区建设的五年计划实现做更大的努力,胡铁军表示。广州已批在册的城市更新项目达100多个,号称整体资金上万亿,他说。

海运和港口

毗邻南中国海,广州港口和航运业高度发达。广州港是世界五大最繁忙的港口之一,2020年货物吞吐量达6.36亿吨。去年全球疫情爆发沉重打击了航运业,而现在,全球经济重新开放,市场需求迅速反弹,也带来了新的法律挑战。

本土所恒运律师事务所的主任黄晖说,新冠疫情带来的隔离、换人、港口产能受限等原因造成港口大量拥堵。但由于这种拥堵状况短期内不会缓解,干散和集运市场反而从不断上升的运费中得益。

“疫情之下,集运市场的运费不断刷新历史纪录,集装箱船的租金水平已达到 16 年前的最高水平的两倍多,”黄晖说。“因为这一点,越来越多的散货船东进入集运业。如此带来的就是各大船公司在通过购买二手船舶或者通过‘散改集’方式来扩张运力。但由此也相应带来更多法律问题,比如船舶买卖纠纷及‘散改集’的货物运输安全纠纷,”他说。

黄晖__Huang_Hui__Huang___Huang_Co-CHI

敬海所的王骏指出,出口商可能会面临货物滞港和运费暴涨带来的法律风险。“货物滞港会产生滞期费、滞箱费、堆存费、仓储费等,同时备货不及时,船方也会向货方收取滞期费,”他说,“因航次取消导致无船承运的风险也将由货方承担,货主也可能以不可抗力由拒付。”

“受疫情影响,当港区堆存货物不断增多、堆存期间持续延长时,港口通常会依据合同收取较高的堆存费用。相应地,它们也会面临合同相对方以疫情构成不可抗力而要求扣减费用的抗辩,”王骏说。同时,疫情也导致船员上下船、换班、生病等法律纠纷增多。

后疫情时代,海洋休闲旅游产业将迎来复苏机遇,这也是广州”十四五”规划的重点之一。

“随着试点实施国际邮轮入境外国旅游团 15 天免签政策,湾区内邮轮旅游产业的发展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黄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