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律所紧锣密鼓进驻京沪

0
2537
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
Whatsapp
Telegram
Copy link

国律所最近刮起一阵中国风,纷纷在北京和上海挂牌开业,以顺应业务的增长和服务客户的需要。

已经开设代表处或者打算开设的律师事务所包括:安德森·毛利·友常律师事务所(Anderson Mori & Tomotsune )、亚司特律师事务所(Ashurst)、博问律师事务所(Berwin Leighton Paisner)、其礼律师事务所(Clyde & Co)、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安睿律师事务所(Eversheds)、海博律师事务所(Haynes and Boone)、凯易律师事务所(Kirkland & Ellis)、凯拓律师事务所(Kilpatrick Townsend & Stockton)、赛法思·肖律师事务所(Seyfarth Shaw)、罗夏信律师事务所Stephenson Harwood)、泛伟律师事务所(Fenwick & West)和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法律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

Foreign firms rush to hang shingle in Beijing, Shanghai, 外国律所紧锣密鼓进驻京沪这些代表处的主要律师对此番外所涌入作了评论。其中一些律师认为,随着竞争加剧,市场会出现合并或关闭结业等现象。

罗夏信律所大中华区管理合伙人赖文杰对《商法》表示,国际律师事务所进驻北京和上海两地的时机越来越成熟。“由于激烈的人才争夺和高昂的个人所得税,在这两个城市开业的成本也是很高的,”他说。“我们相信,业内中短期将会发生一些合并,有些律所会退出这个市场。”

罗夏信北京代表处于6月14日正式设立,这是夏罗信大中国区第四个、全球第九个分支机构,但该代表处自四月以来已开始运作。

赖文杰 Lai Voon-keat
赖文杰 Lai Voon-keat

“北京是一个重要的中心,是大多数中国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的总部所在;如你所知,我们的资产融资业务很强,尤其是在航运和飞机融资方面,”赖文杰说。“我们在北京开业正是为了更贴近潜在客户。”

罗夏信北京代表处已有两名具备国际律所经验的资深中国律师,并将招募更多。

知识产权律所凯拓去年10月在上海开设了代表处,以满足服务战略性客户的需求,并拓宽了参与该地区重要的法律和商业活动的渠道。“很有趣的是,好几家不同业务的律所正在决定来这里开业,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律所正在关闭此处的业务,”Kenneth Chang说。他是凯拓上海代表处管理合伙人,也是一名优秀的知识产权律师。

Kenneth Chang
Kenneth Chang

“凯拓选择上海,是因为我们现有的客户基础,以及有机会在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设立办事处——这里驻扎了国内外许多技术公司。”Chang对《商法》说。他说,去年秋天代表处设立以来已取得的进展令人十分满意。“眼下,我们很忙碌,我们专注于自己的专门业务,并跟进不断增长的客户。”

泛伟律师事务所聘请王怡华为企业合伙人,负责中国代表处设立的筹备工作,这是泛伟第一家海外分支机构。

王怡华来自科文顿·柏灵上海代表处,她帮助该所在中国开业的经验被带到了泛伟。“我们希望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开业,”她告诉《商法》。“我们已经提交了开设代表处的申请,目前司法部正在审批。”

泛伟主席Gordon Davidson说,他的律所见证了一大批外国企业转向中国,通过直接投资或合资的方式进入制造、技术开发和商务中心等领域。“我们也看到了一大批中国企业将目光转到美国的并购市场,以及中国企业重新燃起了赴美上市的兴趣,”他说。“我们认为这既是受技术全球化推动,也是中国技术和生命科学公司在近些年取得长足进步的结果。”

王怡华 Eva Wang
王怡华 Eva Wang

即将领导泛伟上海代表处的王怡华说,该所处于城市的中心区域,靠近一些重要客户,如即将被清华紫光收购的展讯通信。泛伟上海代表处最初将涵盖公司、证券、并购、合资和经营执照等执业领域。

其礼于五月在北京开设了在中国的第三个代表处,以更好地服务北京的客户,并为大中国区的进一步增长提供了一个平台。北京代表处的发展由首席代表、合伙人刘晓冰负责,其五年前为另一家英国律所在北京设立代表处也发挥了主要作用。

“我们的北京代表处起步规模相对较小。然而,我们的北京、上海和香港代表处的经营是一体化的,彼此之间有大量参与和互动,因此我们也有关键的人手、资源和经验深度来处理即使是最大最复杂的交易和案件,”刘晓冰对《商法》说。

Gordon Davidson
Gordon Davidson

该代表处成立时配备了四名人员,业务范围涵盖能源及资源领域的境外投资、外国对华直接投资、项目融资、资产融资和争议解决。

安德森·毛利·友常计划在7月中旬从司法部获得批准后,在上海新开代表处。担任该所北京代表处多年首席代表、拟任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的森胁章说:“我们已经正式开始招募员工和合资格的中国专业人士,预计在9月上旬开业。”

该所专注于房地产相关的银行和金融事务。森胁章说:“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商业中心,我们在中国的业务仍在增长,对我们的需求正在增加。”

“虽然日本和中国之间有可能存在一些外交问题,但对法律服务的需求正在增加,尤其是在华的日本大型企业,尤其是在房地产领域。”

森胁章 Akira Moriwaki
森胁章 Akira Moriwaki

安睿律师事务所于五月开设北京代表处,任命企业能源法专家朱文英负责经营。该所亚洲区管理合伙人Stephen Kitts告诉《商法》,中国企业无论是地方性的还是国际性的,都正在越来越多地寻找发展和扩张机遇,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也正在寻找优质的法律服务”。

“北京代表处在未来12个月的发展将影响我们对客户提供的服务水平,特别是在国际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此外,我们还要为寻求海外投资的中国公司和机构提供越来越多的支持,”Kitts说。

海博已开始在上海着手设立代表处,处理从中国到美洲的业务流。即将担任该代表处行政合伙人的Liza Mark说,海博已得到司法部批准设立该代表处,他们正忙于后续的登记手续。

Liza Mark
Liza Mark

“我们最初会有五名律师,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跨境并购和资本市场,”她告诉《商法》。“本所在拉美有非常强大的重点业务,我们的墨西哥代表处已经营运很久,我们还刚刚与巴西的MMA Lawyers签署协议开展了合作关系。从亚洲到美洲有很多的业务机会。”

赛法思·肖于七月开设了上海代表处,为跨国客户不断增加的劳务和雇佣事务提供服务。首席代表兼管理合伙人万利说,雇佣法业务为该代表处的关注领域之一,工作人员中有四名律师,并有并购业务团队提供支援。

“我们首先要照顾好我们的客户,而且两宗大的并购交易不久即将发生,所以我们根据需要在此设立据点,”万利告诉《商法》。“北京固然非常重要,但是现阶段,我们选择了上海,因为它是商业中心,而且尤其对于跨国公司而言雇佣法事务更加重要。”

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是一家专门从事技术、生命科学和企业成长业务的律所,于去年12月在北京开设了代表处。“我们之前已经有上海和香港代表处,所以进驻北京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步骤,”北京代表处负责人李克非告诉《商法》。该所北京代表处有四名律师、两名知识产权专家和三名工作人员,并且还在扩大。“大家都很忙,”李克非说。“我们设立之初只有公司业务,春天过后,我们添加了知识产权业务。”

科文顿·柏灵去年底在上海开设了其在亚洲的第三个代表处。管理合伙人李唯实告诉《商法》,该代表处的重点业务包括“生命科学、知识产权和技术交易,境内投资和海外反腐败法”,上海作为商业中心乃不二之选。这里目前有六名律师,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人员,李唯实说。

亚司特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盛冕称北京代表处的设立为“本所在过去12个月里最重要的发展”。“亚司特北京将集中于银行及金融业务,以及协助中国各大企业的境外投资,并与亚司特上海和香港协同工作。北京代表处的开业将使我们能够为我们的主要中国客户提供更大的支持,”他告诉《商法》。

博问在其网站上宣布其北京代表处自五月起已经投入运营,专注于帮助中国客户进行离岸投资。

凯易任命上海代表处企业合伙人李川领导该所计划设立的北京代表处。李川表示,“在准备就绪时”,他们就会公布北京代表处的相关事项。

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
Whatsapp
Telegram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