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0
18
Lexicon---Anti-dumping

专栏曾在过去几期文章中讨论过科技对法律的影响,包括金融科技(Fintech)和智能合约(见《商法》第7辑第8期文章《金融科技与智能合约》),虚拟货币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的使用(见《商法》第8辑第9期文章《虚拟货币》),和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在监管科技(Regtech)以及企业披露领域的应用(见《商法》第10辑第7期文章《“监管科技”与企业信息披露》)。

Lexicon-CBLJ2110-2本期专栏将延续科技与法律这一主题,探讨另一新兴商业组织——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在英文中,这类组织通常被简称为DAO(英文名词的首字母缩写),在汉语里,这个缩写刚好是“道”的拼音,意指“道路”,也蕴含着“道教”思想。

“道”这个字由“首”字(意指“人脑”)和走之旁[辶](意指“脚”)组成,这两部分加在一起,意指头和脚协同前进在同一条道路上。这个寓意恰巧可以用来解释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这类新的商业组织。它是人工智能(人脑智慧的替代)和区块链技术(记录各方交易互动的“足迹”)的结合。当然,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能否真正成为未来的商业组织之“道”,还有待时间验证。

本专栏第一部分将讨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运作机制,然后介绍一本有关技术和公司法的新书。

DAO的运作机制

简单来说,DAO就是由人工智能通过智能合约的形式治理的组织,它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记录与其成员和第三方之间的各类交易和互动。

在这个智能合约中,交易的条款被编码进一个计算机程序或算法中,自行执行。换言之,无须人类的判断或行为,交易即可自动执行。自动饮料售卖机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早期的智能合约。有了自动售卖机,消费者和卖家之间就饮料购买所签订的书面合同由一个自动过程所取代。在这个过程中,消费者塞入硬币,选择某款饮料,而自动售卖机则将饮料投到出货层。

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记账技术,通过这个技术,一串交易链被记录进一个帐本中,这个帐本分布在一个由数个计算机系统构成的网络中。各方都能接入这个数据库(或帐本),数据由每一方持有,或者说,数据被分布到了每一方,因此,交易数据的准确性和安全性获得了保证。帐本中的所有交易组成了一条区块链,每次有新交易得到验证后,就会有一个新的区块添加到这条链上。像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就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重要应用。

DAO之所以被称为“去中心化”,是因为这类组织不需要由人组成的董事会和管理层进行中心式治理。相应地,对技术的信任取代了对人类的信任。它们又被称为“自治”组织,是因为它们运行的依据是写入智能合约的规则,而不是公司章程、股东协议和书面法律。在很大程度上,“代码治”取代了“法治”。

DAO的出现带来了一些挑战,其中有两个问题很重要,也在许多管辖区被讨论,即,在法律上如何定性DAO,成文法又如何规范DAO。

其中一个挑战是DAO的属性带来的。既然DAO是去中心化的,这就意味着这类组织不大可能有董事会或管理人员,那么,在运营DAO时,或在分配其资源时,或在其他方面,如何确保各成员能够合理治理组织?如果是参与式DAO,由成员通过投票做决策,该如何设计这个过程才能确保成员的有效参与?如果是算法式DAO,决策将完全由算法做出,如果遇到始料未及的状况而需要修改智能合约代码时,应当怎么办?

第二个挑战涉及DAO的法律地位,以及谁应当为它的行为或疏忽担责的问题。在传统的公司组织中,除非在个别情况下,股东受有限责任制的保护,无需对公司债权人负责(对于有限责任制的讨论,参见《商法》第3辑第9期文章《公司还是企业?

第三个挑战关系到成员在DAO中的利益。成员的利益通常就是在首次代币发行(ICO)中发行的代币(有关首次代币发行的讨论,参见《商法》第8辑第9期文章《虚拟货币》)。那么,成员的利益是否构成一种物权?是否类似于他们在公司中的股份或者在投资基金中的份额?如果是,应该以同样的方式监管这些利益吗?允许持有人以同样的方式处置这些利益吗?

Lexicon-CBLJ2110-1
《技术与公司法——创新如何影响公司活动》

在美国,已经有一些州采取措施修改传统的监管框架,以应对DAO。怀俄明州就在2021年7月1日率先承认DAO是一种有限责任公司,给予它法人公司的地位。

前文提到的许多法律和监管挑战在一本名为《技术与公司法——创新如何影响公司活动》的书中均有探讨。这本书由Edward Elgar出版社在2021年8月出版,由笔者和Pey Woan Lee以及Rosemary Teele Langford共同编辑。本书邀请了几位法律专家撰写,其中有几章讨论了创新、技术和公司法之间的相互影响。本书分析了多个领域,包括新的公司形式,人工治能对公司治理的影响,新募资活动和公司披露、去中心化自治商业网络等领域的监管挑战。

新加坡最高院大法官潘文龙在给本书作的前言中说道:

本书不仅探讨了技术对法律的影响,也提出了关于技术(在公司语境下)的最终作用的问题。一个反复出现的重要主题是,技术会成为法律的“主人”还是“奴隶”,或者,技术和法律能否在企业治理中相互补充、相互影响。毋庸置疑,技术在公司治理中的应用前景广阔,比如,它能加强风险管理,帮助公司履行披露要求,协助公司募资(在募资方面,不论是一般募资,还是首次代币发行,技术都将发挥重要作用),增加透明度,加强股东赋权。但从长期看,技术最终将发挥哪些作用?围绕着这个话题,还有诸多问题须解答,这些问题包括:我们现在熟悉的董事会是否会被取代?董事会和全体股东之间的权力平衡是否会发生变化(如果是,会有哪些变化)?技术是否会改变我们今天熟知的公司披露要求(包括每个董事对公司违反披露法须承担的责任),如果会,又将如何改变?

我很高兴向读者推荐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