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经向外国财富管理公司敞开大门,给予他们进入这个世界第二大资产管理市场前所未有的机会。但是,对于有意向的外国参与者而言,这并不完全是一条坦途,因为挑战依然存在。Sophia Luo报道

月初,紧随贝莱德基金的脚步,富达基金成功将第二张外商独资公募牌照收入囊中,为一场国际资产管理机构抢滩登陆中国市场的鏖战吹响号角。

《经济学人》6月的一篇报道指出,约有20家国际投资者正在中国设立资产管理公司,还有一些投资者正推出私人证券基金。已经进入中国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包括:宣布与中国工商银行建立财富管理合资企业的高盛、与中国银行合作的法国基金管理公司东方汇理、与交通银行联手的英国施罗德投资集团,以及将获得招商银行财富管理业务股份的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

与外资巨头浩浩荡荡奔赴中国的浪潮交相呼应的,是近年来中国监管机构在多维度开放国内资管市场的康庄大道上一路高歌猛进的态势。

作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资管市场,中国市场承载了太多外资巨头的野心和希冀。麦肯锡预计,中国资产管理规模有望从2020年上半年的116万亿,在2025年达到196万亿元;而奥纬咨询(Oliver Wyman)估计,中国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从2018年约7.4万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约14万亿美元,届时将占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15%。

外资机构期望在这场丰厚的资本盛宴上享有一席之地,中金预计,未来十年外资全资/控股的资管机构规模占比有望达到10%-15%。

宜早不宜迟

金杜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办公室的合伙人刘琳琳介绍,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公布了针对金融业对外开放的11条新举措,将中国金融机构外资准入限制的放开送上快车道。

2020年4月,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准入限制正式取消;此外,上海、北京和深圳等地在2020年底分别出台政策扩大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及QDIE(合格境内投资企业)的试点范围;2020年7月到10月,苏州、厦门及海南等地亦陆续发布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政策,放宽投资范围限制;今年,海南、重庆和苏州相继开展QDLP试点,争相成为各方投资兴业的热土。

作为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题中应有之义,安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的合伙人陈贵相信,资管行业的洞开大门和外国行业巨头的争相进驻,契合了诸多包括养老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在内的大势,也为国内外资管公司的重点投资领域指明了方向。

陈贵指出,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层的储蓄额构成了庞大的资金池,然而,当前国内家庭资产结构以银行存款、房产、保险等类型为主,金融资产占比明显偏低。他表示稳步攀升的居民财富,加速发展的资本市场以及逐步成形的中长期投资理念,将提升投资者对于中高风险资产的多元化配置,基金、股票、债券等资产管理方式有较大的释放空间。

“帮助居民实现财富配置的结构迁移,是中国市场理财及资产管理业务发展的使命,”他说。

随着中国迈入人口老龄化和长寿时代,国内养老金融体系在总量和结构上的短板日益凸显。

陈贵引述今年五月中国光大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作发布的《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指出未来五年中国的养老资金规模将达到20.3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速约为10%。毋庸置疑,巨大的增量资金昭示着引人无限遐想的前景,也将使得养老金成为中外资产管理机构市场布局的“重中之重”。

陈贵-ADAM-CHEN-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Partner-AnJie-Law-Firm-Shanghai-(Chinese)

“此外,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已做出碳达峰、碳中和的郑重承诺,”陈贵补充,“相关领域的专项政策和资金蕴藏着巨量投资机遇,将吸引全球资金向中国聚集。”

刘琳琳认为,越来越多优秀外资机构在华布局资管业务将激发中国资管市场的“鲶鱼效应”,推动行业整体专业化和竞争水平的提升。同时,外国资管机构带来的外部资金也会为国内投资市场注入新的活力,长远来看为中国资管行业的行稳致远添加助力。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驻北京、上海的高级合伙人王勇相信,国际资管机构的纷至沓来将使得未来中国资产管理市场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场面。但另一方面,对于初来乍到的国际资管机构而言,在中国市场打开局面又必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适应过程。

“在一段时间内,落地中国的国际资管机构既要搭建符合中国监管规定的团队,又要在业务实践中融合集团的内控制度及中国的监管规则,还要适应中国当地的业务习惯和文化,”王勇说。他也提示,国际资管机构需要做好应对短时困难的心理准备,并保持“足够的耐心”。

竞天公诚驻上海的合伙人邹野说,由于中国资产管理行业需要受一行两会的严格监管,因此国际资产管理机构本身及其国内的合作机构都需要符合相关的规定。“境内外的规则体系和立法语言存在一定的差异,准确解读中国的监管规定是首要任务,”他说。邹野-ERIC-ZOU-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Partner-Jingtian-&-Gongcheng-Shanghai-(Chinese)

瀛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的高级合伙人王同海认为,在资本的进入与退出、投资领域与持股比例的便利或放开等层面,国际资管机构会密切关注境外资本能否享受“国民待遇”。同时,“监管政策的透明度或稳定性方面,也会对国际资本投资落地的持续性带来影响”。王同海-TONY-WANG-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Senior-Partner-Wintell-&-Co-Shanghai-(Chinese)

昭胜律师事务所驻上海合伙人潘晓玲指出,一旦国际资管机构进驻中国市场与国内同行同台竞技,他们就必然并肩面对一项横亘多年的难题:监管的不确定性。

潘晓玲解释,这种不确定性体现在诸多方面,比如某些重要的规章制度尚未最终拍板,包括证券基金投资咨询业务的相关措施,以及公募基金管理人的行政管理办法。

灰色地带

同时,一些新的举措或者对外开放的政策目前仍处于试点运行的状态,或者尚未有具体的实施方法公开发布,例如目前公募基金投顾业务的牌照依然是以个案方式小规模进行审批。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大湾区金融通畅跨境

为这场资管市场白热化竞争再添一把烈火的无疑是中港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的大动作。随着万众瞩目的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通车在即,债券南向通不日落地,国际资本有望拥有更多投资机会对境内的核心资产进行投资,为其日后参与中国市场提供了更有力的动因。

安杰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陈贵表示,大湾区一向是中国资管市场对外开放的热土和前沿阵地。去年五月出台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提出开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跨境投资试点,允许港澳机构投资者通过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粤港澳大湾区内地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企业(基金),向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持续传递着利好消息。

“内地与港澳金融产品各有优劣,可互补对方投资、理财市场之不足,”汇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及深圳办公室主任黄其柏说。他将理财通视作中资、境外银行业金融机构零售银行业务所面临的重大机遇,将倒逼银行业加速培育发展跨境金融服务能力,重新布局零售财富管理市场。

黄其柏-PAYNE-HUANG-汇业律师事务所-深圳办公室主任-Senior-Partner-and-Director-of-Shenzhen-Office-Hui-Ye-Law-Firm-(Chinese)

而陈贵相信,债券南向通的推出也同样正当其时。截至2021年4月末,法国外贸银行的数据显示外资持有中国债券的比例仅为3.44%,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陈贵引述数据称,外资目前市场份额不高但是增速很快,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资产近年来以年均近40%的速度增长,成为最重要的边际增量之一。

“南向通的开通为内地投资者提供更为丰富的投资标的选择范围,”陈贵说,“它将带来境内人民币流出,改变目前债券投资持续净流入的局面,推动跨境资金双向流动、平衡健康发展。”

随着中国债券南向通和大湾区理财通计划试点,以及近日央行宣布允许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在上海先行先试,通商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潘兴高相信,这将加快人民币数字化、国际化的征程,助力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以更多元化的方式选择国际投资和资产配置的机会。

“但在人民币国际化市场份额增加过程中,必将触及既有利益,”他说,“短期来看将会导致全球货币体系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和市场激烈竞争,进而影响全球资产管理公司的区域资产配置选择和短期利益波动,中长期来看会是共荣向好。”

除却这些万事俱备只待择机启动的新举措,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勇介绍说,国际资产管理机构对另外一些政策也多有期待,例如统一银行间债券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互联互通,以及探索境内资管机构为境外发行的基金提供跨境资产管理或投资顾问服务。